🐟樱术-【平常心平常心

你好,这里樱术🌸(审id)
欢迎称呼各种可爱昵称(*ˊૢᵕˋૢ*)

刀剑乱舞国服备前审神者
鹤坑+鹤厨💓(真的是真的

*✲゚*❁9102第一吹我是有毛利的婶婶啦!第二吹初始刀清光光極!!❁*✲゚*

基本只吃乙女偶尔站站各种西皮

自认废话太多🌚但还是要写的
反正就是把脑洞写出来开心啦

遇见即是幸运🌻想要更加勇敢️🌟慢慢变得成熟吧

佛系养生生活中🍵
懒癌咸鱼精分吐槽属性🐟
对,离了颜文字不能活星人(›´ω`‹ )

“世界和平!”p

感谢喜欢我的每一位
请·多·指·教(ฅ❛ڡ❛)

【转载文请先敲我,并注明出处】

欢迎来到奇怪主义本丸——Ⅲ

-all…不all了(算)清婶
但还是要和所有刃搞好关系
(不突出爱情/三年起步警告的

-暗堕刀注意,嗯

——————————————————

“你愿意,当我的近侍吗?”

那天之后,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看着围在她身边的依旧是那几把刀,清光只是在远远的看她,指甲被他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因为涂着她送的甲油,可是有时候又会想,如果故意弄坏的话是不是又有理由接近她了呢。

他怎么也没想到,罄竹找堀川支开了安定,主动跑来找他,“哎?”,这种殊荣(靠近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当然愿意,可是…现在的代理近侍不是长谷部吗?”,虽然自己曾经也是初始刀,但在被运用的次数上,确实比不了别人。

罄竹小小的愣了一下,想到长谷部那张差点露出像被抛弃的大型犬一样,在被夸奖后却假装严肃的脸,“唔…我和他说过了,虽然明显的不开心了,但是,小光说等他做了牡丹饼我送过去给他就好了”。

“请问您的理由是?”

理由是:

“因为以前的近侍一直都是‘清光’”

眼见付丧神脸上的表情渐渐淡去,罄竹有些急切的说道,“并不是因为以前是他所以现在才”,顿住了,清光看她咬着下嘴唇,是有什么不能说出来吧。

“如果…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爱’的话……我可以再试试”

“把我的‘爱’给你”

——

“不好意思打扰了”

见是难书,一侧身让她进来,清光刚去通知完出阵人员,手里还捏着名单,看着走进来的女子,她今天没有笑,而是摆着时政执法者杀伐决断的一张脸,那眼神是有些可怕的。

难书拍打着衣服上的褶皱,正了正领带,“我找阿竹”,她今天穿的是时政执法队的队服,相当于刀剑男士的出阵服,还戴着袖章,以及佩刀,和几份资料。

她看着他,“你现在是近侍?”,“没错”,清光正身看着她,“她以前的近侍就是加州清光,从未改变过”,“我知道,可现在是我,不是他”,付丧神手里的纸微微皱了。

“我和阿竹单独说几句话,马上走”,听她的话意思不就是不要他打扰吗,清光听着她高跟鞋渐行渐远的声音,叹了口气,心下又想第一次见她这么严肃,可见是何等份量的事了。

“噔噔噔”,有什么人跑过来了,清光转过身,见小夜怀里抱着俩柿子,从那个方向过来的话,他猜测到,“要给主上的吗?”,见短刀付丧神点了点头,他伸手摸了摸他的顶发。

“现在不能过去哦”

清光进来坐到了罄竹的对面,“主上,难书大人送走了,这是小夜,不,应该说是左文字家给您的柿子”,“嗯……”,她的眼睛盯着桌面,“主上?”,他稍微压低视线看着她。

“…啊,没什么”,自他进来后罄竹就没有抬眼看过他,明明早上还是好好的,带着努力的微笑看着他的,为什么?是难书说了什么关于他的话吗?要剥夺他再次被爱的机会吗?

付丧神起身移到罄竹旁边去,“请看着我”,请求,“哎?不清光,现在我…”,她想要转过头去,“请看着我”,他重复了一遍,语气更加强硬了,伸出双手抬起她的脸迫使她对上视线。

付丧神一字一句的说道,“为什么不能”,眼神里满是委屈,“我…”,清光的指尖慢慢划过她的脸颊离去,觉得自己有些逾越了,作为主君,她本就有着自己的意愿。

在清光背过去要起身的时候,“清光,别…”,罄竹拉住了他,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腕,他甚至能感觉到有点疼,回头看着她在颤抖着的瞳孔,这一幕,在与她记忆里的另一幕重叠。

‘求你不要走…别离开我……好吗’

“主、主上?怎么哭了,是我刚才吓到您了吗?抱歉…”,付丧神看着从她眼睛里不断流出来的眼泪,慌乱的伸出另一只手去帮她擦,可液体还是源源不断的,从她的脸颊滑落。

“清光…你别走,求你…”,她的声音有些抖,身体也在发抖,那空洞的眼睛,露出了像抓住最后一抹光与生机的眼神,清光看着她,大概猜到了什么,尽管那起初不是说给自己的话。

加州清光:“嗯,我不走,我只是您的刀而已”

罄竹:“一直看着你的话,就不会离开我了吗?”

加州清光:“…啊,请您多看看我吧”(贪心)

中餐时间后。

“主殿,上午难书大人又来找您,说了什么吗?啊…如果能够告诉我们的话”,上午在罄竹房间前面院里玩的短刀们看到了难书便告诉了一期,而且还谈论那从来未见过的表情真是可怕。

差点把小老虎吓哭了x

罄竹放下茶杯悄悄看了眼清光,在得到一个笑容及摸头杀后抿了抿唇,“她说要出任务,有人举报有当初叛逃刀的踪迹,一旦发现,全部绞杀”。

“绞杀”,这个词用的真是,狠绝,而罄竹只是在重复难书的话罢了。

一期的眼神流转了一圈看向罄竹,“您对他们,还有感情吧…”,她抬起头看着众刃,望着一个点眼睛开始没有聚焦,可什么是感情?她又不懂,她对他们真的有感情吗?

只是一种‘需求’吧。

“……我不知道,说不在意又是在撒谎,但难书她的心情,应该也很复杂吧”,“难书大人?”

“难书,原本代号南殃”
“是那个本丸的第一任审神者”

“!这是,您从一开始就知道的吗?!”,长谷部有些激动的站起来还吓了鹤丸一跳,其他刃的眼神也开始变化,如果难书是那个本丸的初始,那么这一切的恶源不就是她吗。

“不,难书什么也不记得了,是那次事件之后,她和其他人一起去收拾残局,在废墟里找到了那份烧掉一半的资料”,那份写着代号‘南殃’的少女审神者的资料。

“那上面的脸也是完全陌生的,和难书长的不一样,她开始调查那个第一位审神者的身份,当时也是因为我”

“后来她偷偷潜入资料库,查到自己之前因为一次重大任务失败毁了容,被时政消去了在职记忆革去了审神者的职务,重新定义了身份才成了执法者,她就是南殃,可她依旧什么都记不起来”

罄竹自说着点了点头,“所以说,这次发现并绞杀的很可能就是原本她在职时的刀剑,是她召唤出来的刀”,她轻咬着大拇指的指甲,自己心里也在祈祷着什么。

宗三侧头看着发呆的她,“不在意吗?您受过的所有一切,都是因为…”,“唔…我没有要怪难书,心里没有讨厌她的感觉,总觉得她,没有错”,或许从生于这个世界,错的就是自己。

“那是我唯一一次见她哭,她和我一样出身贫穷,签订于时政后第一件事就是打扮自己,‘想要变的漂亮,想要别人看到我’”,说着罄竹的嘴角微微的带了抹笑,起初也是跟她在一起,让她开始对这个世界产生希望吧。

“她很喜欢大红色”,指甲总是染着艳丽的红色,涂着大红色的口红,年纪明明没有打扮出来那样成熟,“所以才会一手选择了‘加州清光’做初始刀吧”。

‘他’是曾被‘她’爱着的。

一说到那个加州清光,清光也时不时在想,她现在所‘爱’的,也还是那个他吗?自己只是一个对象交替的替代品吗?本就是因为有他做前提现在才有这被‘爱’的机会吧。

什么时候,自己才是一位呢。

“唔,小夜?”,坐在岩融跟蜻蛉切搭的秋千上的罄竹,在看短刀们玩蒙眼捉迷藏,刚好小夜走了过来,“上次的柿子很好吃哦,很甜,谢谢你,还有哥哥们”,她主动说道。

小夜回头看了一眼,少女没看到那迅速躲入草丛的一撮粉毛,但很奇怪挂在树枝子上那长长一条的水蓝色?

“可以…和您,坐在一起吗?”,“嗯,可以哦”,罄竹答应的爽快,往旁边坐了坐,这个秋千的大小坐下瘦弱的他俩还绝对多余,为了短刀们一起闹,还安装了后倚的防护绳。

坐下来以后小夜就低着头,时不时会看看远处,这里能听到他们嬉闹的声音,“想过去一起玩吗?”,罄竹看着他,虽然自己不擅长耗费体力一类的活动只能在这看,但同为短刀的他应该和他们玩的到一起才对。

小夜没回答,往边又靠了靠,双手抓着秋千的绳子,“啊,要不我们一起荡秋千?是叫这个吧,我以前也没有见过,嗯…没有人推的话摇不起来呢…”,说着少女摆了摆够不到地面的腿。

“要帮忙吗?”,说着宗三闻声走了出来,像早就准备好了一样,“宗三哥哥…”,小夜抬头看着他,付丧神走过来抬手摸了摸两人的头,罄竹笑着,“那么,拜托你们了”。

“嗯,既然您拜托我,们了,兄长”,宗三看着旁边没出声的江雪,“嗯”,两人轻轻的抓住两边的绳子,用一样的力度推两个孩子的后背,“哇~荡秋千好开心,小夜呢?”

小夜感受到碰到手心的手指,是罄竹主动握过来的,“嗯…和主上一起,很开心”,轻轻的回握住,“嘿嘿~要主动去接近才有机会啊,一直在自己的角落是不能交到朋友的”。

“走吧,去和大家一起,虽然我也没玩过啦~”

玩的正嗨想起正事x

“啊~主上,难书大人又来了哦”,清光看着被乱抱着的罄竹稍微有些酸的说道,“哦,难书说她任务回来后会来找我”,而这已经是傍晚的时候了。

“太好了有茶喝”,难书进来后干脆的坐在走廊边上翘起二郎腿,还是稍微能看出来有些疲惫的样子,付丧神一手叉腰卷着小辫子的尾端,总觉得她天天来蹭茶喝是时政的俸禄买不起茶叶。

难书看着不远处的池塘,是有栅栏好好围起来的,她想估计是怕阿竹掉进去吧。

“我主要工作还是定期来视察你们本丸的情况啊,顺便,阿竹快看我的新装扮”,女子支起胳膊撑在腿上抵着下巴,任务回来后她重新打扮了一番,的确是要比往常还精致。

“怎么样?”,将从莺丸那里接过来的茶杯递过去,“什么怎么样”,女子瞥了这边一眼,“任务…”,罄竹稍微抿了抿嘴看着难书,清光也注意到了,她果然是很在意。

难书伸过来的左手一怔,换作右手接过茶,“能怎么样啊”,缓慢的喝了口茶,“是你的吗?…你的刀”,少女急切的贴过去,“啊,你和他们说了我的事”,难书立马从她的话里反应过来。

“没关系吧,我的事你不也说了”,罄竹露出一个天然呆的表情,彼此彼此,互揭老底,“以前没发现你这小丫头这么机灵的”,少女歪着头小声说道,“就是那个什么,白切黑吧…”

难书低头抿了口茶,“发现六振,逃了两振,是展现了完全暗堕形态的刀,也就能分辨刀种,我不是审神者了,也就不存在和他们的灵力连系了”。

她看着自己的手,仿佛还残留着鲜红的液体。

“果然还是有罪恶感”

随即难书又很快笑了起来,她伸手摸了摸罄竹的脑袋,“嘛~没问题的,本来就是我种下的恶果”,“难书…”,罄竹低下头想着,如果不是自己,或许这件事也就不会被扒出来。

“这些日子过得还不错吧,总算长点肉了”,手指滑过她见显红润的脸蛋,轻轻捏了捏,“是的,主上从来不挑食”,光忠端上来了茶点牡丹饼,并且在旁边的长谷部看向他时笑着对视了一眼。

“我这个监护人也可以放心了吧”,难书看着她指尖的粉色,大概就是那位近侍涂的了吧,女子贴近少女的耳畔,一手拂过她缠绕绷带的脖颈,轻轻说道。

难书:“他能够接受你的爱吗?他们是真正的‘家人’吗?”

罄竹:“嗯”

难书:“那太好了,如果能得到幸福的话,我也…”

罄竹:“幸福?”

“好了,改天我亲手做羊羹带来给你吃”,难书一拍木板站起来,点了点罄竹的鼻尖,“好~”,在他人看来像个和大姐姐撒娇的妹妹的场面,如果是那么平凡的人生就好了。

清光送难书到门口,她一顿步回过头,令付丧神差点撞上,“欺负她的刀占少数,多数还是只身旁观,可有时无言最为致命”,“为什么,突然说这个”,付丧神微微后退了一步保持距离。

“我想你大概也要猜到了吧,关于那个加州清光,砍伤阿竹的,那个加州清光”,“果然…是吗?”,从一开始,一些契机都让他察觉,最初复杂的眼神,她说的那些话,种种都…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所以,‘加州清光’才如此特殊。

“可是差点弑主的刀哦~”,难书又露出了让人难捉摸的笑容,“我又不会做出那种事”,清光十分从容的对上难书的视线,至少是因为她说过的话吧,‘会爱着我什么的’。

“我可是把她交给你们了,万一我哪天战死沙场”,难书老母亲式的拭了拭眼角,清光嫌弃的看着她,“你们执法者的工作本来就很危险吧,快别来打扰我们也好…”

“最近注意点,这次绞杀任务并不成功,‘漏网之鱼’随时可能会出现…”,这是难书走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付丧神拍了拍脸,让自己的心情不至于显现出来,还得想着这件事怎么和大伙商量一下对策,倒是回来后看罄竹一脸阴郁,“难书受伤了,她瞒我我也看得出来,逃了…两振”

罄竹抱住自己的腿缩成一团,想起昨晚的那个梦,胸腔被剧烈的震动占据,“我的头…会掉下来吗、唔?”,被橘子的酸味占据口腔,脑袋突然清醒了一些。

“小脑袋里想什么呢”,鹤丸熟练的上手摸头,“安心啦,现在不是有我们吗,尽管命令吧,保护你还是可以的”,“可是我…不想牵扯大家…”,‘大家是家人呐’。

“主上,适当时,要把我们当做武器”

欢迎来到我的家人是刀剑男士栏目x——

——————————————————

大概主体是写了难书的过去吧
罄竹也稍微又开朗了些

这样,想写的还没写到_(:з」∠)_

普遍的喜欢  恋人间的喜欢 她可以分清楚的
在十一二岁的罄竹第一次认识加州清光,或许是有一种小女生情窦初开的喜欢的

刀还没来。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