桜术

你好,这里樱术。
长居刀剑乱舞沼,鹤入坑+本命
遇见即是幸运。

想要更加勇敢。
想要变的豁达。

佛系。养生。🍵

懒癌咸鱼精分吐槽属性

“希望世界和平一点吧!”

感谢喜欢我的每一位
请·多·指·教(ฅ❛ڡ❛)

【转载原创请先敲我,并注明出处】

鹤丸国永:“大概是她遇见我的时候,心里的那只小鹿吓了一跳吧”

真的没有想到

接下来极化预告的竟然是清光啊,清光!清光光!!!
(竟然不是初始五刀最后一个

哇www哇看剪影就好帅啊(一顿激动想起来我是个国服婶(先表演一个喜极而泣(๑•́ωก̀๑)(初始刀大宝贝啊(இдஇ; )(感觉孩子长大了一样

我跪等国服╭( ๐_๐)╮

突然反应过来好像在不得了的日子。

曾对他(她)说过的“你爱(过)我吗?”②

日常ooc‖我流刀男‖婶不同人不同性格

详情(废话)见①ヽミ ´∀`ミノ

有突击性刀渣请做好,不!这次来一发甜的

OK?Action!
————————————————

压切长谷部

“主,现在不给自己积点德,以后…”
“你懂什么,我人缘好,耶稣罩我,上帝保我,怕啥”

长谷部一边帮你警戒去厕所的那位
时不时扭头看你往茶里加料
只能选择为鹤丸国永点灯了

在完成大作后你还亲自尝了一口
“啧,够不够劲啊”
收拾起作案工具硬拽着近侍呆在现场
成功看到白衣付丧神以“感人肺腑”的表情逃离

“哈哈哈~鹤团活该!谁让他上次往我茶里放胡椒粉的哈哈哈~”
劲头还没到顶点的你看向了近侍
“长谷部咱玩个游戏吧,剪刀石头布输了的人把…”
好嘛他二话不说端起茶杯就往嘴边送

“哎停停停!你干嘛…”
“按主的性格,输了的话一定会喝,这东西…还是我来好了”
“啊算了算了,真是输给你了”

“我对主的爱不容置疑”
“就算没有耶稣和上帝,有我在主的身边,只要不被…”
“我会一直爱着长谷部的”

看着他真挚的不容怀疑的眼神
心口窝瞬时中了一箭
“哦,我的上帝啊,怎么派了这么个天使在我身边!”

-

三日月宗近

“姬君,您对我,是何等的喜爱呢”
“……老头子你给我正常点说话”

你一手“pia”的打在天五最美刀的脸上
“哈哈哈~老爷爷也想开个玩笑嘛~”
“真是,能不能干点配你这张脸的事”

顶着成年男子面庞的他歪头看着你
怎么都有点卖萌(痴呆老人)的意味
那双含月的眸子带着只对你的神情

“唔?就算天下人都说我漂亮,但姬君却说我不漂亮,那么我就是不漂亮”
“……说什么呢你,你不漂亮谁还漂亮”

“姬君呐~在我眼里是比天上的明月更美的”
“……过分了过分了啊,强撩过分了啊!就算不是事实我也会害羞的好吧///”

“说实话,能跟你这样美的窒息的人在一起,感觉很不现实”
他将手附在你的手背上看着你垂下的眸子
“能跟姬君在这个时代相遇也很不现实呢”

“所以,您究竟为何,喜爱我呢”
只是喜欢徒有的外表吗?若是
“…我不知道”
想要否认但真的能脱离这点吗

你和他对视着眼泪掉落在指间
他一时愣了即而凑过来吻掉泪珠
“没有理由吗,也好”
“一起沉溺于此吧”

“永远”

十指相扣的指上映着天上的明月

-

山姥切国广

“被被,我很认真的跟你说”
“嗯,我还在内番中”

被你这种性格“折磨”过来的初始刀
绝对是本丸里最无所畏惧的MVP
而他现在正被你的单手咚堵住去路

“实际上,我是个哑巴,平时说话都是伪装的”
你做出了一个非常非常严肃的表情
甚至有点滑稽
结果他一低头从你胳膊底下拱了过去

“哎等等,baby~,不好笑吗?”
你迅速一个转身又来了第二咚
他努力抿了个嘴并扯开你的手

“你给我笑一个嘛!”
这次是腿咚鉴于身高应该拱不过去了
他低头叹了一口气
“我可不管会不会弄脏你了”

他一手抬起你的腿一手搂住腰
把你抱了起来考拉抱树的那种
“哎哎哎?!什么情况,不对啊这开展”

“不是说是哑巴吗,安静一点”
说着他拍了下你的屁股
“啊啊啊被被你个隐藏流氓!”
“哼,明明是你先来招惹我的吧”

他藏在被单下的脸绝对是笑了
“嘁,没想到我一世英名会被反咬一口”
“别小瞧了,国广的第一杰作”

“知道啦知道啦!快放我下了让别人看见我老脸往哪放”
他把你的脸压向胸膛的心脏处

“往这放就行了”

————————————————
这个部呢 忠狂1:1黄金配比!
作死婶总想在危险边缘试探_(•̀ω•́ 」∠)_

撩死你不偿命的老头子(/≧ω\)

这是一个,攻气十足的被被!(灬ºωº灬)

emmm这次的婶婶都很皮(´。・v・。`)
写完糖心情真的美美哒~

老福特这排版是不是要亡我_(:з」∠)_

曾对他(她)说过的“你爱(过)我吗?”①

日常ooc‖我流刀男‖婶不同人不同性格

“他”当然指嫁刀啦,不定结没结婚
(指不定包括短刀hh

题目并不能说是主体,只是会运用“爱我”这个话题(其实我还是想走搞笑路线的_(:з」∠)_

部分灵感(网络流行)来自百度
这次也指不定写到多少刀

有突击性刀渣请做好准备

OK?Action!
————————————————

鹤丸国永

“鹤球,我问你个问题”
“别再和上次一样问什么三角函数了啊”

面对自家脑回路清奇的审神者
鹤丸国永不甘示弱又搞(事)不过

“你比较,喜欢猫还是喜欢狗?”
猫派or狗党?
“emmm……”
正思索怎么从中选出答案的鹤丸脑子一抽
想到‘我为什么要按套路出牌?’

“我还是比较,喜欢你”
wtf?你顿时感觉当头一棒
完全没有在意到这句话的内含量
“撤回,赶紧撤回!你这样我们还怎么玩耍?”
只属于他们的神奇的虚拟空气[撤回系统]

鹤丸摊开手耸了耸肩看着你
“那就,猫吧?kara养的猫挺可爱的”
只见你达成目的的邪魅一笑(x
一手握拳轻轻的放在他的手心
“喵?”

“!是这么个玩法吗?那狗的话…”
“咿呀~我才不要学狗叫”
说着鹤丸一笑两只手搭过来
“汪”
你一愣不自觉伸手摸着他的头
眼神却流露出一种悲伤的神情

“鹤丸,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你爱过我吗?”
“只要爱过就满足了,支持余生,足够了”

-

加州清光

季夏的一个黄昏
打翻的墨飞快的在云间蔓延
天空压抑的仿佛要坠下来

没有预计的绽放在胸前
雨水熏染开那朵血之花

整个世界仿佛安静的只剩两人
他伏在你的身侧
泪水也掩不住眼里的猩红

你努力伸出手去抚摸他被打湿的发丝
贴近他的手指似乎还带着一丝挣扎的颜色
但还是,阻止不了流逝的温度

“只能到,这一步了啊……我也只能,这么爱你了,倾尽我的生命”

﹊﹎﹊﹎﹊﹎﹊﹎﹊﹎﹊﹎﹊﹎﹊﹎﹊

“清光,这个颜色吧,车厘子”
“哦!那个吗,可是很神奇的一瓶哦~”

眼睛缓缓扫过一众红色突然一亮
从他整齐摆放甲油的柜子里挑出了一个

“哟西~完工!”
你认真盯着他的眼睛终于有了变动
将从清光那边吸取温度的手指抽回
“哎?看起来比瓶子里偏红呢”

“嗯,会根据光亮变化视觉效果也不同呢~”
在此方面你一个女生还真没有他了解
手掌前伸透过指缝中看着他

“那离清光近一些的话会怎么样呢?”
“毕竟清光是我的光呐”

那是他们,最后一个夏天。

那抹光,有好好活下去吗。

-

骨喰藤四郎

“骨喰,你爱我吗?”

两只手贴在他的脸颊两边将他的视线转过来
他轻轻抚上你带着钻戒的无名指
两颗钻石的光芒格外契合

那上面的钻石大小虽不能代表他对你的爱
但他看着你的眼神已经是世间的珍宝了

“不是现在进行时吗?”
经过这些年的苦苦“磨炼”
他的笑容终于不是那么稀有了

“那你以后也会一直爱着我吗?”
“当然”
迅速简短而不失真诚

“我可能会忘记的哦~”
你忽的凑近几乎贴到他的鼻尖
想要把他那双眼睛永远刻入心底
张了张嘴,终究是没说什么

“我不会忘的”
他伸手将你与他之间的距离清零
他喜欢你带给他的温度
“只要我还存在”
“……”

“如果人的爱也可以永恒就好了”

在岁月流逝和演变中
那些共有的记忆
变成了不能言说的伤痛

“啊,骨喰藤四郎?是谁”

“她?”

到了那天,可还记得指上的誓约。

——————————————————

其实我个人觉得每段都有几种理解方式的。

【鹤丸】篇,最后三句话已经不见鹤的回话了,可以理解为——
婶那句“最后一个问题”,意味她以后不会再问了/问不了了,卸任or去世(笑

【清光】篇,初始想的就是婶任务中受伤无救这样
“眼里的猩红”,清光本来就是赤瞳嘛没毛病,但也可以想成是(因爱)暗堕杀婶,婶的“只能这么倾尽生命爱你了”,爱他没理由
还有一个,季夏我有查,是指夏天最后一个月(老说法),农历六月(围笑

【骨喰】篇,人类与付丧神的隔阂,人类的记忆不会永久保鲜,尤其是随着年龄的增长
人的一生也不一定只会爱一个人,当初的热情总会冷淡下来,被打动的心也会死
最后剩下来的只有石头和铁罢了。

Q^Q夏天来了,够不够凉快?

其实我想多打几个tag_(:з」∠)_lof现在的排版不知道能不能有人看到我的挣扎

我在挣扎啊(இдஇ; )!!!!!!!!!!

啊_(:з」∠)_

现在的排版真的很讨厌啊

对我这种咸鱼也很不公平啊QAQ

我我我我我!终于挖到后藤啦!
在20层挖了不知道多少遍终于蹦出来了啊啊啊!!!!!!
刚在那看一篇很好笑的“兼桑说见过有一米八的小女生吗?!”笑的我还没停下来一看到后藤

一时控制不住我自己。
我,尖叫,大笑,我妈在厨房以为我怎么了。

捂着脸坐地上和个傻子一样在那哈哈哈笑的痴狂

做梦都能笑出来的喜悦
真的。

“太好了,真是”

有时候还是不要太意气用事了。

心悦君兮君知否

棯淑的六一

超短注意_(:з」∠)_
——

才刚六月,夏天的脚步就已经刹不住了,好像突然就从毛衣跳到了短袖,中午的太阳也着实可怕,有光的对方就是毒区,不少婶都表示想要召唤后羿。

但本丸还是不见蝉声,午后真是意外的安静,除了能听到点微风拂过耳边的声音。

都去睡午觉了吗?棯淑在廊下消化午饭,剥开了上午从一期那得来的棒棒糖,踩在木地板上的脚步声渐行渐近,还表达出主人的心情非常愉快。

“呐,有一个惊喜要给你”

白衣付丧神在旁边坐了下来,一只手无意的搭在折起的膝盖上,侧头看着棯淑,那画面让她愣了零点几秒,虽是不长,但却觉得时间仿佛定格了——不娶何撩!

“什么惊喜?”,“现在除了是节日礼物应该想不到别的吧~”,鹤丸装作有些无奈的样子,“啊,今天是儿童节啊,一期尼也给我糖了”,棯淑晃了晃手里的棒棒糖。

“不过除了糖好像也没什么了,毕竟长大了”,“啊,不论怎样主对我们来说,都还是孩子呢”,鹤丸眯起金色的眸子摸了摸她的头,自打年后剪了次头发,好像又长了不少。

“你不要把我当小孩子看啊,说好的…”

等她成年后考虑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嫁刀”。

“哈哈哈~我知道了”,付丧神顺势捏了捏她还有些婴儿肥的脸,拿过她手中的棒棒糖塞到嘴里,一脸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朝她笑,棯淑给了他一记眼刀,不知道又从哪变出来颗奶糖。

“话说惊喜是什么?”,“秘密”,“你什么时候这么卖关子了”,“说了是惊喜了”,“……啊不行一停下就胡思乱想”

虽说两人是明确的姻缘关系,但从某种角度来看,他们的相处方式更像是无性别朋友,那种干什么事都不尴尬,随意自如的,倒也感觉不错,可就是少点什么。

一开始双方都有不稳定因素存在。

他在给她重新决定的时间,人和付丧神,怎么都有跨不过的横沟,她毕竟还年轻,一时的冲动,可不能就这么决定了一生。

她也会不安,自己的心意究竟有没有表达给对方,一见钟情并不是空有其表,她想去了解关于他的一切,究竟是不是自己一厢情愿。

究竟是?不可结缘,徒增寂寞。

还是……

‘到底是什么啊’,慵懒的枕在鹤丸折放的腿上,眼睛始终盯着一个点,脑子却在飞速运转,‘惊喜的话,会是喜欢的东西吗,我现在,也没有什么需要的啊’。

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眼皮一抬一抬的止不住突然袭来的困意,虽然吃了就睡,会被说是猪的,但还是。

细小的鼾声传了入耳,鹤丸这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如果不做行动的话,口水就要——,但看着她安稳的睡颜,他还是放弃了动作,任由奶糖味的口水流下来。

夢。

身在一片望不到头的薰衣草田中,一阵阵微风带来一阵阵迷人的香气,让人沉醉,那是未知的诱惑,他向她伸出手,好像在引诱她永远停留在这里。

那果然是梦境,但是,在她看来,被引诱的确实是自己,但是想要停留的,也是她。

人生若直如初见。

我乐汝可应我乎?

“嗯……嗯?”,醒来时天已经暗了,至少是过了六点钟了,屋里只点了一盏烛灯,“怎么也没人叫我起来,好饿…”

伴随着一路胃部交响曲,来到了正院,“搞什么”,明明后院很暗,但这里却灯火通明,好是热闹,很多刀已经在喝酒了,这场面棯淑差点就以为本丸谁要出嫁了。

“不是六一儿童节吗?”,拽住角落里搬着东西飘过的某鹤先生,“哈哈哈~大家开心就好了嘛~说是你允许了的”,“喂喂喂…就算是正宫也不能这么随意行使权利吧…”

她一咂嘴,满不在乎的说道,“这倒还没什么,我主要担心我的小判怎么样了”,“有博多在闹不大,期待惊喜吧~(wink)”,说着,鹤丸就继续去忙什么了。

“什么啊~我看你能整出来什么”

“啊,都到齐了吧,先一起来喝一杯~”
“次郎,主上还没到呢”

“哎来了来了!既然大家这么开心,我也稍微打扮一下好了”,身穿和服的少女,在较显稚气的脸上化了淡妆,也是别开生面。

“哇——第一次见主上这样穿,妆也超级好看的!”,乱欢喜的围着棯淑转圈,各个付丧神自然是少不了一番夸奖。

宴会进行中,棯淑发现爱闹腾的某人并没有在搞事队伍中,“真是,到哪去了,说好的惊…”

“咻——咻咻——”

“哇——是烟花啊是烟花!”

无数朵炫彩斑斓的烟花在天空绽放,将漆黑的夜幕装饰的绚烂夺目,同时升空的数朵小烟花组成千奇百怪的花样,想也知道是谁的点子了。

待最后的烟花似流星尾巴一样绽放后飘落消失,她也想起来为什么会是烟花了。

[好像和大家一起看夏日烟花啊~]——那是她在元宵时许的愿。

“不愧是我看中的刃啊——!”

棯淑扑到全身上下都灰扑扑的鹤丸身上,脸上掩不住的笑意,“好了好了,别蹭灰了,好不容易漂亮这么一次”,还好他提前把脸上的灰擦了,不然现在两人就都是小花脸了。

“反正我又不嫌弃你~”,她毫不客气的在他脸上吧唧就是一口,虽然光线很暗,但皮白的他还是很容易被看穿了。

“脸红了脸红了~哈哈哈”,“有点自觉意识啊你”,一时他竟有些不知所措,一心只想着想要将她留在身边。

“这个惊喜可还行?”

“very good!”

“今晚的月色也很美,对吧”

“……哼,老土”

“你不按常理出牌啊”

“我爱你!”

“/////”

——

那句话说的没错。

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真正的感情是需要慢慢培养的,两个人的感情都是从零慢慢积累的,两个人不培养感情,怎能让对方更好的住进心里,又何来的白头偕老,共度余生。

…………………………………………
本来是想写限定首尾的 结果emmm

一个大惊喜_(:з」∠)_

反正,还是六一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