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术-🍵不定期出现

你好,这里樱术🌸

刀剑乱舞国服备前审神者
鹤坑+鹤厨💓(可能是假的

绝赞脱非入欧中!
也绝赞人生迷路中

基本只吃乙女
偶尔站站各种西皮也不错

自认为适合写段子
不适合长篇因为废话太多🌚但还是要写的

遇见即是幸运🌻
想要更加勇敢️🌟

佛系养生生活中🍵
懒癌咸鱼精分吐槽属性🐟
对,离了颜文字不能活星人(›´ω`‹ )

“世界和平!”

感谢喜欢我的每一位
请·å¤š·æŒ‡·æ•™(ฅ❛ڡ❛)

【转载文请先敲我,并注明出处】

“愛?”与乱舞⑦

日常ooc‖我流刀男‖婶不同人不同性格

标题,不!重!要!

↓欢迎走前篇!
①ˇ②ˇ③ˇ④ˇ⑤ˇ⑥

( ´Íˆ ⌵ `͈ )σண

OK?Action!
——————————————————

大和守安定

“我能做的,就是爱你…在我…忘记之前”

“毫无保留的爱你”
——

[这个病症会出现记忆缺失问题,能不能有转机,全看患者自己]

“您,又在呆呆的望着那边呢”
“嗯?…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有想起关于以前的事情吗?”
“……没有”

日出东方日落西山
坐在同样的位置看着同一个方向
就算那万分之一的幸运可能会发生在你身上
你还是打算郁郁寡欢的迎来终结

“…你爱我吗?”
“您在说什么呢,该是吃药的时间了”
“好苦,我不喝”
“喝了药您病才会好啊,就算是为了…”

不断重复的问题始终‘得不到’答案
想知道他为什么始终不会直面的回答

“想知道的话,就请想起来吧”

“为什么什么都记不起来……”

你扯着头发无数次歇斯底里的喊着
死死盯着院里枯萎的桔梗花
——

“安定,你爱我吗?”
“我爱你啊,最爱我的人”
“最爱你的人,是我啊”

怕自己有一天终会忘记
你每天都在不断重复着

“该是吃药的时间了,主上”
“好苦,我不喝”
“我给您带了果脯,我会一直陪着您的”

看着花瓶中紫蓝色的桔梗花
你久违的勾起了嘴角

-

鸣狐

“呀呀~主上大人是在赏雪吗?”

感受到地板振动的你回头看着走过来的付丧神
“坐下来一起吗?”
小狐狸从他肩上跳下来围着放油豆腐的盘子
本人没有半字的表达停步站在你身旁

你望着从空中缓缓降落的片片冰花
“知道雪为什么是白色的吗?”
他似乎看了你一眼没有作答
“因为它忘记了自己原本的颜色”

“但这是,我看到的,最纯真的颜色”
“在世界的万紫千红中,最真实的”
每每冬季你最期盼的就是看雪
这种真真正正的纯洁的白

“阿鸣?”
眼前突然一黑令你有些许慌乱
透过布料传过来的温度让你心跳加快

当神明落到你耳边时——

“主,雪,很好看……我——”

他的手离开后你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你的听力在一年前就出了问题
就任后就没有再传达给你任何信息
这是你第一次在这个本丸听到声音

他的声音。

交换[爱]与[耳]的代价,是[目]
可是那样你就不能再看你最爱的雪了

所以,他的[爱]是不能表达的

“你刚才说了什么吗?阿鸣,你说了什么对吧”

他摇了摇头,擦掉你脸颊上的泪

-

狮子王

“我想,我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原谅背叛”

“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在我心里…”
“噗——哈哈哈哈哈”

“主上!又是你先笑场了”
“不行不行,好中二啊哈哈哈嗝”
你捂着肚子擦了擦眼角的眼泪
他哼了一声把你写的剧本一扔
搂起一旁看戏的鵺坐在榻榻米上

“哎,狮子王大人~再来一次嘛,我保证这次一定绝对不笑场的……狮子王大人~~~”
“好了好了,输给你了还不行”
他转过头摸了摸扯了扯你的脸
你瞬时钻到他的怀里搂紧他的腰

“怎么了吗?”
“没什么”

“如果有那么一天,你觉得我会怎样”
“什么?”
“背叛”
“啊,如果对象是我的话,一定不能原谅啊”

——

“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在我心里…算什么”
他顿了一下,而后有些困惑的看着你
‘总觉得,这句话……’

散发着黑色气息的付丧神拿刀指着你
你捂着腹部不断涌出鲜红的伤口
“哈哈哈…哈哈……是你啊…是你”
“可是,让我…怎么去怪你…”
“还真是…幼稚啊”

你看着胳膊上无数个伸出的硬刺
“呐,再来一次吧,这一次…”

——————————————————

紫蓝色桔梗花:永恒的爱/无望的爱

——

不可结缘,徒增寂寞

——

无数次的无尽溯洄,会改变注定的历史吗

“那是,我的刀,请你还给我”

——

西历2205年,时之政府终端联合对抗时间溯行军之战,最终以失败告捷

西历2305年,命运轮转,再次崛起,新一代审神者[救世主]被选出,直到这天,二十四世纪的人类,发现了百年前遗留下来的

——最后一批审神者

[生/亡]

时政机构从零开始,失去刀剑的[审神者]被今日政府保护起来,他们的存在是活生生的‘历史’,大脑是宝贵的资源,重新被投入时之政府,希望是何

“请你们接手这些本丸[失败品],凭你们的能力,一定能够…”

“这就是对我们的‘尊重’吗?就算我们拥有比新一代审神者更高的综合能力,也不能把我们往暗堕本丸里送吧”

“他们,只能靠你们来拯救了”

“那我们的过去算什么,那清晰的不可忘却的记忆与仇恨”

“无论你们原来是否有对抗时间溯行军保护历史的觉悟,现在的你们,只能把一切仇恨,指向”

[我们共同的敌人]

【斗转星移】
【时空逆转】
【历史改变】
【回溯之物】
【唯有刀剑】

【肩负守护历史的使命】

【牢记嘱托】
【溯时而行】
【回到往昔】

——

“凭什么”/“对啊,凭什么”

“为了这一切失去自己想守护的一切!”

“我宁愿”

“堕入深渊”

背景为审神者变小了,记忆是没有随年龄退化的,但是她自己演了一场幼化戏码。

审:“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是假装的?”

鹤:“emmm,总觉得,一个小女孩,不会说出那样的话”

“还有那个眼神”

“还有我对你的了解?”

审:“那你对我的了解还是不够啊”

“那个年纪的我,可能是会那么想的”

“只是那个时候的我,不会说出来”

“不要小看小孩子,孩子的心才是最难看透的”

“最可怕的”

[你看不透我的心]

欢迎来到奇怪主义本丸——Ⅴ

-女婶 微?清婶
其余全员亲情向:D

-暗堕刀注意(也不重要啦:D

——————————————————

距压切长谷部接替近侍位已有一周,加州清光每天都处在一种自我矛盾中。

“你在这…”,“嘘”,难书挑眉看了看不远处交代工作的长谷部和罄竹,再看看眼前这个偷看被发现把自己一把拽到草垛后面的付丧神,马上就换上了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

“换近侍了”,一句话戳中心事,清光白了她一眼转身叹了口气,“好好说话叹什么气啊”,难书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想这事不能这么简单,“不会是你自己提出的吧”。

看他默不作声,难书作一脸惊奇的样子说道,“啊,说中了”,“我不知道我该怎么面对主上,作为加州清光,还是一个空缺的寄予…”,付丧神垂着眸子,思绪都写在脸上。

“为什么要去在意过去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没有意义?”,那些所经历过的事,怎能说没有意义,“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难书站起来将手里一直拎着的羊羹塞给了清光。

“她所想要的,是什么”

【‘清光…你别走,求你…’】

不要像那个加州清光一样。

罄竹坐在走廊边,阳光刚好照到脚尖以外的范围,她悠闲的晃起了腿,这里很安静,和以前的安静不一样,不是精神紧绷担心每一秒的安静,是无比安心的,可以毫无防备的安静。

午后的风有一种催人入睡的魔力,眼前的景像越来越模糊了,罄竹努力撑着眼皮挪到了屋里,隐约中听到了谁在往这走的声音,渐行渐近,她窝成一团躺在了榻榻米上。

付丧神止步于此,或是本就打算来这里,他犹豫了几秒,走进屋从柜子里拿了毛毯,俯下身轻轻的盖在她身上,抚开了将少女的脸遮起来的头发,握了握她粉嫩的指尖。

“我真的…能够做那个唯一吗”

“——”,前院好像传来了些声音,算着长谷部也是该带队归来了,不想和现近侍相互‘调侃’的清光起身准备离去,却在他起身的瞬间就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清光…”

少女利落起身扑过来把付丧神按倒在身下,这一系列动作后清光还有些不敢相信,垂直的对视,眼眸里翻腾着的都是什么。

在睡梦与现实的边缘,她又一次感受到了被抛弃的悲哀,在绝望色彩的业火中。

【‘求你不要走…别离开我……’】

【‘清光!……加州清光…’】

她放松了抓着他手腕的手,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感受那和人类一样跳动的器官,虽然不太明白现在的处境,让付丧神有些慌乱,但是,也有点微妙的开心。

在走神的空了,罄竹的手指顺着衣襟划过那被围巾遮住的地方,她抬起脸,露出了从未有过的表情,双手缓缓的扣上了付丧神的脖颈。

虽被瘦弱的手臂禁锢,但其实只要他想,无论如何都能脱出。

[加州清光]是她命里的一个咒,她想结束,结束这场永无止境的梦魇,无论是‘他’还是他。

“果然,你和他,都不应该出现”

清光将手伸向罄竹的面庞,微笑着擦去了不知何时流出来的泪,“没关系”,罄竹愣了一下,手颤抖着捂住胸口,生理性的液体不断从眼睛里流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你也要讨厌我了吗…你也要离开我了吗…你也”

她的一字一句都在提醒着‘他’的存在。

“对不起…对不起…”,她的泪水浸湿了他胸前的布料形成了深色的一块对比,付丧神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臂将少女抱住,“我啊……想要变成你心里唯一的那个加州清光呢”。

“就算现在不是,我也绝不会放弃的”
就算掩盖掉‘他’存在过的事实。

总算是安稳了下来,清光摸了摸罄竹的发顶,“主上想吃羊羹吗?早上难书大人来过了”,“嗯吃…难书来过?”,少女抽噎着抹着眼泪,果然还是先被吃的吸引了吧。

“应该是专门来送羊羹的吧,我去拿来,回来的时候希望看到主上的笑脸”,付丧神戳了下她肉肉的脸蛋轻松的走出了房间,留在屋里的人望着外面,后知后觉的摸了摸自己缠着绷带的脖颈。

“唯一的……加.州.清.光”  (笑)

付丧神轻快的加快步伐,刚转过走廊就被伸出的手臂拦住了,是早已在此等候的长谷部,短暂的对视中似是有丝丝敌意,清光先行闪开往反向走去。

压切长谷部:“这次出阵任务报告完毕后,我就和主上提出让你回归近侍位”

加州清光:“……?”

压切长谷部:“你和主上之间……(叹气)别愧对了主上对你的厚爱”

加州清光:“……啊,那是当然”

压切长谷部:“就算不是近侍,我也会让主上看到我的实力(傲娇)”

入秋了,本丸里的枫树飘下来的叶子成了一道绝佳的景观,那树下自然少不了那些在底下赏枫饮酒的付丧神。

当然,这是不存在于只有樱花树的罄竹的本丸的。

“哎!小姑娘”,老顽童一样的付丧神总是乐此不疲,像总是让人不省心的哥哥,明知道吓不到她,还竟带些逗人的面具,分明就是想哄她笑,就算总是这样,她也不会厌烦。

“怎么了,鹤”,他弯腰摸了摸她的头,“去远征的地方这个时期刚好是赏枫的好时节,要不要去?”,“要~”,说到出门,罄竹的表情立马就认真了起来,眼睛好像都明亮了不少。

“带主上去战场?那里随时都会有各种危险发生危机重重机关算尽怎么能带主上涉险blablabla…”

还没等清光开口长谷部就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他当然也是表示否决了,自罄竹接任过来,她还从未跟随部队出过阵,连演练场都没有去过,哪能让鹤丸带着她乱跑。

某鹤咳嗦了两声拍了拍桌子,“都说了是远征啦远征,你们还信不过三队队长我吗?”,然而鹤丸只在一队长和二队长脸上看到了满满的不信,他开始怀疑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俩人。

“好歹是共患难的同僚你们多相信相信我啊,呐,就算不信我,也该信我们三队其他队员吧,怎么也会把小姑娘保护的好好的…”

“而且,应该让小姑娘她啊,多出去看看吧”

在鹤丸国永的‘苦口婆心’下,三队终于领着罄竹出发了,走前清光还是嘱咐了队里最为靠谱的堀川,这下他不仅要做兼先生的助手时刻照看一个小女孩还要共同完成远征任务,身兼数职。

“哦!就是那边了”

任务完成后,鹤丸带队走过了一段偏僻小径,可能他早就打算好要来了,将手遮在眉骨上视线略过河坝,山下大片的枫树林形成了橙色的海洋,在傍晚阳光的斜射下像仙境一般梦幻。

“好…漂亮”,罄竹上身越过了横栏的阻碍,尽享眼下的景色,“果然不虚此行吧”,付丧神将太刀扛在肩上,沿着围栏走着,一边还踢着一颗小石子,其他人也散开在各个角度观景。

和泉守叉着腰长叹一声,“这时候突然就想作俳句了呢,咳!”,罄竹见怪不怪的笑了笑,因为他下一秒就会被二代目‘风雅教育’,“兼定家怎会出了你呢,真是…”

“啊哈哈~兼桑啊……主上要注意安全啊,最好还是快下来吧…”,堀川两边都顾不过来无奈的笑道,也无暇去在意情况外的事了。

“?”,一架纸飞机不知道从何出飞了过来,在罄竹面前转了一圈垂直掉进了河里,很快就不见了踪影,黑衣付丧神的链子叮铃作响,来到了少女身旁,“鹤…你”,‘你是…!’

她回过头,看到的不是‘鹤’,是——‘鹤丸国永’。

少女的瞳孔突然收缩,被掩盖到深处的回忆一下子涌出,“鹤!”,“你…放开她”,付丧神将本体拿于手中一步步走过来,忽然阴郁的脸庞显得十分陌生,看着和自己一样,一身黑羽的鹤。

“放开主上!”,堀川压低身体,这时候要抓住机动优势的机会,可对方完全没有在意周围随时会拔刀出鞘的其他人,只是瞥了眼和自己对立面的鹤丸,紧了紧捏着罄竹后领的手。

鹤丸国永:“啊~以你作乐的日子也挺回味的,他,会比我更喜欢(作弄)你吗?”
鹤:“虽说人生需要一些惊吓,但是啊,如果太过分了,是会遭天谴的”

“哼,那天压切说了我还不信,没想到真有人会喜欢你这种傻姑娘,好,我退一步”,‘鹤丸国永’松开了手,又瞬时在少女背后推了一把,失重的恐惧迅速的袭卷整个大脑。

“嗡——”

“主上…主……”

“主上!主上!兼桑,主上醒过来了!”,堀川首先出现在了罄竹的眼中,在看到她醒过来后紧皱的眉目终于舒展开来,这才看清了那一双装满了汪洋大海的眸子。

在场的付丧神们无疑都松了口气,“醒了?啊真是太~好了”,这是来自头顶的声音,少女抬了抬头才发现,自己是被和泉守用羽织包在怀里的,而堀川全身上下都在滴水。

“……呜”

鼻腔和喉咙没有舒缓过来的不适感连带着情绪一起发泄了出来,不只是对于‘鹤丸国永’的怨恨,不只是对于过去种种,还有自己终于感受到了性命危及的时候,会有人在乎自己死活。

在经历过绝望后,她本已不会想再陷入沼泽时会有人拉自己一把。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却把希望寄予了他们。

“鹤…”,罄竹看着扛着刀从林子里走出来的鹤丸,看样子是进行了一场战斗,“不是说过,想把欺负你那家伙的头割下来吗,我替你做到了,只不过现在变成一堆碎片在那了…”

付丧神蹲下来看着狼狈不堪的少女,想伸手去摸摸她的头,看了看手心还是放下了,“跟他们说了绝对会保护好你的,结果……回去之后可能要有点麻烦了(笑)”,沉默了一会,罄竹说道

“…撒谎吧,一起”

远征队回到本丸已是深夜了,和泉守背着罄竹送到了房间,进了屋就说堀川交待的让她泡泡澡,也是,第一次走这么多路,玩累了也正常,清光边打着哈欠根本没有往深了想。

实际上这时鹤丸已经偷偷溜到了手入室,和泉守打掩护堀川也提前溜了,衣服会被歌仙包去洗,一切都是看起来那么正常。

“这次的远征报告…”,隔日,鹤丸作为队长递交报告,“嗯…放在那里好了,等清光在的时间…”,“主上”,罄竹愣了一下,收回指向桌角的手咬了咬笔的上端。

罄竹:“…怎么了吗,鹤…你没这么叫过我”

鹤丸国永:“您作为审神者,作为主君,究竟是怎样想的呢”

罄竹:“…什么?我不懂……”

鹤丸国永:“本身提出以及非要带您去的就是我,没做到言说的保护您的…”

罄竹:“可,并不是…鹤和大家的错”

鹤丸国永:“……”

罄竹:“他会出现在那里也是意外吧,大家…大家都很好,鹤也是为我着想不是吗?枫叶,真的好漂亮…”

“…哦!哈哈哈~吓到了吧刚才绝对吓到了”,“……”,鹤丸一改刚才严肃的神情,从正坐歪到一边去随意的哈哈大笑,见少女开始有点要鼓起脸蛋撅嘴的样子急忙开始道歉。

“啊,这个给你”,付丧神变戏法一样不知从哪捏出来一片枫叶,是昨日留在兜帽里的,罄竹双手捧过那片小小的叶子,对着光影看来看去,最后把它夹在了一本厚厚的笔记中,标上了日期。

[今天,和大家,很开心……~]

‘他,会比我更喜欢你吗?’

付丧神撑着脸看着微微抿嘴的少女,获得人身这么久了,从没想到会对一个小姑娘有这种感情,不只是将她看作一个未成熟的主君守护,还因为是她才…

鹤丸将手臂折叠压在桌子上,“呐,小姑娘,叫我声‘欧尼酱~’听听”,罄竹不知所云的眨眨眼,“欧尼酱?”,“哗——”,说着门就突然被拉开了门。

长谷部刚刚出阵归来‘提着刀’脸上还沾着血,微笑着,“鹤丸国永”,鹤丸突然瞪大了眼,“长谷部!”,“我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

少女一听,视线从长谷部那转看向鹤丸,“鹤,你又做什么了?”,“又?…emmm我…把…药研的药倒在了…三日月的茶里,而已嘛”,付丧神眼神乱飘的挠着脸。

“主上,三日月已经在手入室里了”,“哎?那么严重吗?”,罄竹站起身走向出来,“不,大概只是安眠效果的药而已”,长谷部叹了口气,“我们想说的是另一件事”。

“主上”,清光抱着胳膊出现在门口,堀川站在他身后双手合十着弯过腰,“抱歉啊主上…兼桑不小心说漏嘴了”,“我、我是主谋,我自己承担”,罄竹‘无所畏惧’的举起手。

“还主谋?您真是…”,长谷部扶着额头倚在门边,“承担什么啊承担”,清光走过来轻轻捏了捏罄竹的耳朵,堀川走过来摸了摸她的头把她藏到自己身后。

堀川国广:“别怪主上,要说那就是我的问题,当时我要是守在主上身边…”

罄竹:“我没有怪任何人,所以…不需要自责,大家是一家人啊…”

加州清光:“(叹气)算了,下次,下次如果再出去,一定要好好待在别人身边”

压切长谷部:“还敢有下次?”

鹤丸国永:“下次,我保证下次一定好好护好小姑娘,不然我就x马粪!”

“???”

——————————————————

话说,那个鹤丸国永最后是故意来寻罄竹的,他是有点悔改的,对于之前做过的事
他可能是觉得这世间没有什么能让心活过来的东西了吧
而她却是这世界不一样的存在
可能他是真的有点‘喜欢’罄竹的。

欢迎回来!——阿嚏

乱怎样都好看啦٩( à¹‘╹ ê‡´â•¹)Û¶

不好意思啦,没在的时候感冒了
不用担心,才没有想不好的事情( ˃̶̤́ ꒳ ˂̶̤̀ )

要吃鲤鱼吗?
不不不今天是中秋节应该吃光忠秘制月饼!

乱出发啦!

这几天一直在本丸挖地
今天开门后就哭唧唧的把乱送走了

回来之后就是漂亮大裙裙啦!
一起给全本丸刀刀扎蝴蝶结!

这几天一直在下雨呢

emmm
厚脸皮的我来500fo福利了
感谢各位给我一路成长的鼓励

一直没有信心能点文一类的估计也是坑_(:з」∠)_
我尽力,真的真的尽力
文写不了那就写我比较擅长的段

当然是写刀男啦!
刀男+婶名(没有就写人称 我/你)
能附加有什么感兴趣的事件段子更好(最好是没被写的太多的段子)

悄咪咪:应该会选十位(如果有的话_(:D)∠)_

“愛?”与乱舞⑥

日常ooc‖我流刀男‖婶不同人不同性格

真相只有一……前篇!(咚)
↘
+:。.。❣①/②/③/④/⑤❣。.。:+(请脑补华丽的特效)

有突击性刀渣请做……坐好小板凳!

OK?Action!
——————————————————

厚藤四郎

“好累好累……好累啊——!”

“大将——下午茶时间到了”
看着本应立马坐起来开始吧唧的你还瘫在那
付丧神叹了口气整理起杂乱的公文桌

(轻声)“大将,黑眼圈都出来了”
出去极化前还身体棒棒吃嘛嘛香精神抖擞
现在你就像被丢在灰蒙蒙的仓库里的咸鱼干
一定是他不在的时候没人能管住你了

“看见了吗,这是朕三天三夜打下的成果!”
桌子一头摆着一摞小半米高的文件桌子周围也散落的到处都是纸张
这是你熬了三天三夜拼尽全力看完的

“还是厚太惯着我了,不然不会攒下这么多的”
你撑着脸将手伸向了装点心的盘子
麻木的眼皮还半撑着眼睛没有聚焦

厚只是瞥了你一眼轻轻一抿嘴唇
你哪知道这些量还是他临走前熬夜处理才余下的
在外的时候可是差点在注意力不集中时丢了命

但是一想到你没有他根本就不行啊
就拼尽全力回来了

“都说活着真的很累很累,舒服是留给死人的,厚,我死以后一定要躺在最配得上‘大将’风范的棺材里,不能给你们丢脸”
“大将,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吗?”
“啊~你刚修行回来很累吧,要不让药研来…”

“不是”
他脱去了外套与护甲来到你身后环住你的肩膀
清爽的短发蹭着你的一侧脖颈还有点舒服
少年体型的付丧神的胸膛意外的结实有安全感
“是大将你,稍微休息一下吧,我会在这里,尽管依靠我吧”

“还有啊,我可以和您躺在一起吗?”

-

宗三左文字

“宗三,宗三”

“你快看看,我眼都要挂了也没玩过去”
付丧神俯身看了看那玻璃屏后的一群小人
纤细的手指在屏幕上划了两下就改变了局面
“是您的配置不对,这样…”

“厉害啊~宗三,二十一世纪新青年自愧不如”
你拍了他肩膀一下开始研究下一关作战思路
“是啊,我比您的阅历要丰富的多呢”
他垂眸看着你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那上面不再作声

他又一次叹气后抬头望向那高远的天空
你抬头看了他一眼将平板往榻榻米上一扔
“是、啊,我连个游戏都玩不好,又怎么能操纵自己的人生呢”

付丧神似是发出了很轻的哼声又像是笑声
“如果我的人生是一场游戏的话,那个玩游戏的人一定也是个菜鸟,我这么简单的人生都…”
“或许是那个人太愚笨了吧,所以主上,要为自己而活”

你顺着他白皙且曲线优美的颈部看下去
[魔王的刻印]
这把有着‘王者象征’而流传于名将手中的刀
为什么会在这里呢?为什么会在你这里呢。

他注意到你在看他而把脸转过来
“您,是在看着我吗?”
“哦…宗三的眼睛,很好看”
他突然抚上你的脸定住你乱飘的眼神
看着他充满温柔的异瞳你格外的安心

“主上的人生还很长远,何况,不是有我在吗,有我伴您身侧,不够吗?”

-

石切丸

“唉~是选黄色还是蓝色呢?”

“哎石切,这件淡绿色的好看还是这件淡紫色的”
你拿起万屋新进的秋季羽织
一件是不知名的素色小花一件是紫藤

出门的时候你就挑了半个小时的衣服
现在又陷入了被‘选择恐惧症’支配的漩涡
本来是打算来万屋买新部屋的装饰物的

其实他觉得这两件的颜色都很适合你
“绿色,怎么样?”
他从容的语气和面容一时没露出什么破绽
“哎~绿色吗?我试一下”

“石切石切,好看吗?”
淡绿色的羽织非常适合你今天选的黄色和服
素雅,和谐,安静的魅力

“很好看,主君”
你微微一笑拉着他的手让他俯下身来
他看你踮起脚习惯的搂住你的腰
下一秒呼在耳边的气息就令这神刀红了耳朵

“呼——这件的颜色和石切很配呢~”
“哦呀,被发现了呢”
说着你顺势钻进了他的怀里

“我经常对一些日常小事也犹豫不决,全靠有石切在呢!能遇见石切和大家真好”

“对您来说,我是特别的那个吗?”
“特别的?大概”
“大概?”
“大概,哈哈哈~”

——————————————————

爱已经不溢于言表了。

我就知道我是有欧洲血统的!
刚刚今日第12发三明爷下一秒借着欧气就是小豆_(:D)∠)_

绝赞的感觉!
all820真的是个好公式
出爷爷出巴形出小豆!!!
同事们一起脱非入欧啊!૧(●´à§º`●)à«­

感谢九月!感谢刚回家的小伽罗!

巴形他,终于来了!

彩色的,华丽的,哈哈哈哈哈(ಡωಡ)

55657575十二发
不枉我收藏了好几页的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