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术-【莫得感情

你好,这里樱术🌸(审id)
欢迎称呼各种可爱昵称(*ˊૢᵕˋૢ*)

刀剑乱舞国服备前审神者
鹤坑+鹤厨💓(可能是假的

冬天来了,我需要一只鹤丸国永。

基本只吃乙女
偶尔站站各种西皮也不错

自认废话太多🌚但还是要写的
反正就是把脑洞写出来开心啦

遇见即是幸运🌻想要更加勇敢️🌟慢慢变得成熟吧

佛系养生生活中🍵
懒癌咸鱼精分吐槽属性🐟
对,离了颜文字不能活星人(›´ω`‹ )

“世界和平!”p

感谢喜欢我的每一位
请·å¤š·æŒ‡·æ•™(ฅ❛ڡ❛)

【转载文请先敲我,并注明出处】

真真的就是神仙了(๑>ڡ<)pr

啊啦,神明大人可以许愿吗?

妙呀(∩❛ڡ❛∩)

特别是次郎那张立绘,简直就“結婚
する”OK?ヾ(*ΦωΦ)ノ

。

新刀剑男士情报

这位。不好意思,
真的不是走错剧场了吗?

这,什么时期的画风
???
会扛一把斧子出来吗(bushi

dmm是想干嘛(›´Ï‰`‹ )

他与审神者的女儿⑩

鲶尾藤四郎/静形薙刀/陆奥守吉行
的场合

——

鲶尾藤四郎

每次玩捉迷藏我总会蹲在草丛后面,总是被很快捉出,后来我知道他们是看到了我的呆毛
——强大的遗传基因

前两天骨喰叔叔极化回来后爸爸就经常发愣,在我的印象里他应该是个无比开朗的刃,从来不会露出那种表情,总是(装作)不在乎的样子

骨喰叔叔说他找回了记忆

这天,我蹲在爸爸面前盯着他的眼睛,他不笑,我也不笑,他是真的不笑
少见呢,这样的他
我左摇右晃着我的呆毛,他还是不在看我的样子

话说,妈妈这几天去出差了,我们家的亲戚长辈也经常在远征,所以

“鲶尾藤四郎!”
我忽的站起身叉着腰,一脸倔强的样子把嘴撅的老高
“咱粟田口家的人不允许这么愁眉苦脸!”

他发出了‘噗’的一声扬起了脸
抬手压趴了我引以为傲的呆毛
“小丑丫”
“丑也随你”
然后,然后我们就像傻子一样互挠痒痒?

好吧,其实我随妈妈不怕痒的
可是和这个幼稚爸爸在一起演戏好累哦

“你也想去修行说就是了,妈妈等的还不是你一句话,怎么比骨喰叔叔还傲娇…”
他想了想捏着下巴咂了下嘴
“那,等她出差回来说吧”
“出差?不就是因为那天和你闹别扭,一个电话哄回来的事”

“???”

:D怕是个假老婆闺女吧

——

静形薙刀

“粑粑,抱抱~”

今天,爸爸又躲到了巴形伯伯身后

妈妈说,在我刚出生的时候,让他抱我一下简直比让本丸里某被摘被单还难
在一番好说后,他终于向我这个软乎乎白嫩嫩的小生命颤巍巍的伸出了手,‘哇——’的一声
一个近两米的男人抱头缩到了角落里,没错,他就是我爸爸

“没事的啦,抱抱嘛~又不会怎么样,上一次不是抱的很好了吗?”

知道他是担心自己会伤到我,比较早的一次因为太紧张了,所以,我被‘扔’出去了,啊——没事没事,只是扔回了妈妈怀里,虽然还是哭了,是我哭啦

后来,后来就是抱一下就跑,真的是抱一下

根本就没有那么夸张啦,杀掉什么的,我就经常和巴形伯伯还有三条那位薙刀先生玩举高高啊,可是我也想和爸爸那样玩哎

“粑粑总是这样,是不喜欢我吗…”
“哎?不是……”
看到爸爸有些惊慌失措的表情,我用手背抹了抹脸上并不存在的泪,鼓起小包子脸看了看巴形伯伯,他推了下镜框,走过来抱起了我

“看,这不是很简单吗”
“(๑•́ωก̀๑)”←baby
daddy→“〣( ºÎ”ºï¼‰å¥½â€¦å¥½å§â€

“啊,想起主找我有事,先走了”
搂着爸爸的脖子和伯伯挥了挥手​ wink☆~
“∑ (´â–³ï½€)?!怎、怎么办…?真的没关系吗?很危险…别乱晃”
“粑粑粑粑~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好喜欢你哦~”

——

陆奥守吉行

“好咧~可以去玩喽”
抱着爸爸吹起来的鸭子游泳圈,我全力冲向那片望不到边际的蔚蓝大海,脚下软软的沙子,周围咸咸的空气,时不时还会听到那个海鸥的叫声,在这里,感觉好自由

稍远处的嬉笑声传了过来,是大人呢,好羡慕哦,爸爸嘱咐了只能在脚能碰到沙子及腰以下的地方活动,但是因为体型的原因差很多啊
他自己又不知道游到哪里去了,我只是在用手打出微弱的水花,是不是很幼稚呢

“啊,这个是…”
随便在土里一踢,出现了一个白色的东西,原来是很漂亮的贝壳,水下应该还有很多吧,捡一些回去串起来送给爸爸妈妈的话也可以吧
不自觉向着深一点的地方去了,因为反光想要蹲下去看,被鸭子游泳圈阻挡住了,之后先把它放到一边了

在水里的时候要憋住呼吸,爸爸这么说过,我捏着鼻子吸了一大口气把头伸到水下,试着睁开了眼睛,原来,在下面看到的会是不一样的世界
捡着各式各样的贝壳,在水里像鱼先生一样吐着泡泡,心里数十秒就回到上面再吸一口气

“哎!??”
突然被提出了水面,我有些吃惊的看着对方,皱起的眉头无法判断这是生气还是什么呢,嗯,眼圈还有点红
还没开口认错呢他就把我抱到了怀里,揉着我和他一样的炸毛
“啊~真是吓死咱了啊!还以为…”

说是看到小鸭子飘到深海区去了还以为我怎么样了,结果看到这边的水里飘着个娃,感谢妈妈买的鲜艳夺目的橙红色泳衣?

妈妈问起小鸭子怎么办?
嗯,它有自己的向往,向着更远的大海深处去了哦~

——

完了完了_(:з」∠)_
写不下去了再休一段时间吧

静静啊——————

吼吼吼吼吼~应该算昨天开始下的

我猜我也是唯一一个下了雪穿单鞋单裤出去耍的仔

我是不是疯了(作为一个北方人hhhhh
。
。
。

脸?脸我是,真没找到(好看的)石子

我们家崽崽不能凑合!

鹤团子你怎么回事?

那天连搓仨绿球,今天仨金的╰( ̄ω ̄o)

新极化刀剑男士情报公开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o◎)/!

一眼就是太刀哥俩好啊(✪▽✪)

好仙呐啊啊啊啊啊啊啊!!!

初雪。

应该是年末的雪?哈哈哈

突然脑洞-181202(极速码一碗鹤婶狗粮献上)


在混沌忙碌的一周过去后,你一个人在人烟稀少的街道上走着,天已经暗下来了,比起这个时间人潮拥挤更显热闹的大道,这或许是个更好的选择。

至少不用看那些成双成对搂搂抱抱的小情侣。

你往下扯了扯自己亲手织的围巾,抬起脸呼了口雾气,似乎,这十二月还完全没有要下雪的意思。

谈恋爱?其实也并不是羡慕,粉红泡泡心在少女时代是常有的,但,还是想等到所谓的缘分自来的时候。

或许以前从未相信过什么偶像剧里的一见钟情,多么瞎扯,怎么会见到第一眼就喜欢呢,还不是看脸,当了解过对方的内心后还会保持初心吗?

可是这都在见到他的第一眼瓦解了。

“不是我肤浅,我就是看上了他的脸,然后越了解越喜欢!缘分!”
“而且喜欢上他以后自己也变的贴近他的性格了”

一见钟情真的很神奇。

正走着呢,不知何方飘来了阵阵烤地瓜的香气,使劲嗅着,还真是好闻,让你想起了小时候那条熟悉的路上总是在那个位置卖地瓜的老爷爷。

一个大大的烤地瓜捧在手里,又暖和又香,在又冷又陌生的冬日里,让人感到「幸福」。

说到「幸福」,这不禁又让你想起了一件事——

那天你刚回那边就去总部开会,怎料这边温差气温忽降,只穿了一件卫衣的你站在门口感受着冷风在脸上胡乱的拍。

旁边的同事好心问你有没有近侍来接,还要把外套借你,看着这个弱不禁风的小身板软妹儿,你毅然决然的拍了拍自己不存在的胸肌。

“没事,我抗冻”。

屁嘞,

回来之前也没说过,估计来接是不可能的了,你把帽子一戴一拉绳一插兜,趁着人少了开走。

还真特喵冷,你只感额头和脚底冰凉,怨天怨地,什么男友大衣都是人家的。

“哟~我还没到呢你怎么走这么快的”

一个白色身影挡住了去路,你忽的反应过来,这是自己家的鹤丸国永。

“你怎么来了”
“啊,我看到通知了啊”
“你怎么看到的?”
“如果你在现世的话通知会直接发给你,但是同时本丸这边也会和平时一样收到消息,你不知道?”
“哦”

“不惊喜吗?”,“没太…好吧有一点点”,看他期待的睁大那双眸子,你只好这么说。

他观察了一下你的样子,把穿在身上的羽织脱下来给你裹上,然后把怀里的烤地瓜塞到你手里。

“先这样吧,你走的也太快了,刚才在路上买了个地瓜你就走到这了,本来想直接过去接你的…”

“……”,“咋了?”,他给你掖了掖从帽子里跑出来的头发,看你愣神。

“刚才有一瞬间,感觉到了幸福……”,是地瓜,还是带来温暖的他。

“哎——只有一瞬间吗?”,付丧神突然拉长音低头磕了一下你的额头,你缓过神一抿嘴抬头看他,“我感到幸福的频率可没有那么勤好吧”。

“这样啊~那以后我就多让你感到幸福吧”

——这样。

算是本年度最暖的情话了吧。

想到这你吸了吸鼻子,剥开了手中的地瓜,很甜,比那家伙挑的那个不知道好吃多少倍。

“哟!鹤丸国永来接你咯~”

眼前突然出现的男子吓得你一下子把那口滚烫的地瓜咽了下去。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那位审神者是吃地瓜噎死的还是烫死的」

开玩笑的。

你深吸一口气看着这个身穿老头内番毛衣下穿笔直黑裤牛郎气息上街回头率老高万一被富婆发现拽不回来的——你家的鹤丸国永。

‘我*你怎么过来的!’←内心。

你急忙环顾了一下周围,还好,一个人也没有。

“你怎么…”
“啊,狐之助说以后每周近侍都有一次来现世找审神者的机会,我就来找你啦”
“乱来,你这样瞎晃悠小心被哪个痴汉拉跑”
“嗯~是吗?我刚来这不就遇见你了,要把鹤带~回~家~吗?”

“不要”,你红着脸绕开他,还好路灯是昏黄的,你走出十步突然回头看着站在原地像个被抛弃的萨摩耶的他。

“( ´Íˆ ⌵ `͈ )”

“快点跟上”
“得令!”

「鹤丸国永:为什么我们家主上有时候比小伽罗更傲娇」

——————————————————
——————————————————

如果这个世界从未有他。

你更希望活在所谓的梦中,还是希望从现在的梦里醒来。

“愛?”与乱舞⑧

日常ooc‖我流刀男‖婶不同

什么是标题!风太大了我听……海哭的声音

抱歉我实在懒的一个个,前篇咱直接走⑦的链吧,吧唧(๑ˉ^ˉ๑)

OK?Action!

——————————————————

后藤藤四郎

「男人不能在女人面前哭,不然你给不了她安全感。」

“啊——终于回来了,后藤?”

到这边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晚上八点了
你扯开第一颗扣子把车钥匙往桌子上一放
看着坐在被炉边捧着一本书发呆的少年
在你唤他的名字后忽的合上书看向你

“你…我、我这次可没哭啊!”
“谁说你哭啦!吃错药啦,我叫药研来问问”

上次因为现世一些事忙的焦头烂额
反应过来就已经一个月没回来了
也没什么大事
就是和近侍(单方面)闹了一个星期别扭
后来还不是你撩的一手好刀哄过来的
不然怎么会顺利成了一期的弟媳呢

“哎,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加了会班,这阵忙完就可以放假了,啊,回来路上竟然还堵车…”

说着他走过来帮你把带着冷意的大衣挂好
你搂过他的肩摸了摸他的头在他眼角吻了一下 “去把毯子拿过来”
“哦,知道了…”
*粟田口派居家聚金小宝贝傲娇易推倒*

你转身捏了捏脖子钻到了被炉里
盘子里已经装满了剥的极为干净的橘子瓣
你塞了两瓣在嘴里嘴角上扬

这时你才注意到桌子上这本书是你还‘年轻’时买的言情小说——《年下少年爱上我》
话说以前从没想过会和比自己小的在一起
现在,至少是看起来比自己小吧

你也没问他为什么在看这个
接过毯子披到身上把他也拉过来

“充电中。”

——

陆奥守吉行

“我怎样是我的事”

在你终于忍无可忍的打了那个男审神者一拳后 你把制服衣襟上的队章扯下来往他脸上一扔

“别想对我说教,你还不配”

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
刚进入了武系审神者特别任务队中的你
在一个月内受了两次处分
这次你自知这一拳可能就直接要被除名了
与其被动还不如主动

“所以,是因为什么嘞?”

近侍做完内番盘腿坐下来看着你
身上带着你买的海洋沐浴露的气味

“啧,上一次是他说了些…奇怪的话,这一次是……他,摸我屁股”
你边用手指蹭了蹭鼻子把原因说了出来
想也该知道这是职场️🌟骚扰吧

“哈?!!!”
“冷静冷静,我不打回来了吗”
看着他头上的两撮毛都炸起来了
你挪近身伸手给他往下顺了顺
他一个大男人像委屈的猫一样看着你
当时入队就是因为会接触很多现代枪械
可以说是为了和他同好才去的

“以后别去了,如果那个人再烦你,我一定…” “嗯嗯,不去了不去了,就我这脾气把队章都扔了,还能回去打自己脸不成”
说着他搂过你的腰让你紧贴在他身上
像是宣誓着猎物的主权

虽然最初猎得这匹野狼的是你

“晚上……吃地瓜不?”

——

歌仙兼定

“我和你说啊,有的时候,为了达到目的,需要不择手段”

“……这就是您大半夜跑来偷吃的借口?”

你斜倚在柜子旁边不紧不慢的嚼着大福
他发现被窝一空出来到处找
原来小老鼠是跑来偷吃了

“才不是借口哦”

说着你‘吞’下大福舔了舔手指上的奶油
歪头很无辜的看着前襟松散的付丧神
在某方面他真的毫无风雅可言

嗯,你从外面锁了门他肯定是翻窗出来的

“我真的好饿哎”
“这可怪不了烛台切先生的晚饭”
“我今晚胃口不好嘛(○゚ε゚○)”
“我可听说某人下午吃了两叠点心”
“∑ (´â–³ï½€)?!…(是谁背叛了我”

你假装淡定慢悠悠的漱了漱口(๑´ã…‚`๑)
“嗯……我错了我好困我们回去睡觉吧!”
他俯身下来双手轻轻捏着你两腮的肉
“是谁说自己最近又胖了的?”
“唔嗯…下午吃太多点心是我不对啦,可是晚上肚子饿的咕噜响,你不会被吵醒吗?声音在房间里超大的……一点也不风雅”

看着貌似有些在理的样子就绕过你了?
可他最担心的不还是你突然就不见了
大半夜的他衣冠不整的到处找你的时候
脑里哪还有别的东西

“以后请您晚饭时间好好吃饭,这么晚再吃东西对肠胃消化不好”
“好的啦~还是兼定最疼我了”

一起拱回被窝碎觉觉(*˘︶˘*)。

——————————————————

什么脑洞啊都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