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术-【平常心平常心

你好,这里樱术🌸(审id)
欢迎称呼各种可爱昵称(*ˊૢᵕˋૢ*)

刀剑乱舞国服备前审神者
鹤坑+鹤厨💓(真的是真的

*✲゚*❁9102第一吹我是有毛利的婶婶啦!第二吹初始刀清光光極!!❁*✲゚*

基本只吃乙女偶尔站站各种西皮

自认废话太多🌚但还是要写的
反正就是把脑洞写出来开心啦

遇见即是幸运🌻想要更加勇敢️🌟慢慢变得成熟吧

佛系养生生活中🍵
懒癌咸鱼精分吐槽属性🐟
对,离了颜文字不能活星人(›´ω`‹ )

“世界和平!”p

感谢喜欢我的每一位
请·å¤š·æŒ‡·æ•™(ฅ❛ڡ❛)

【转载文请先敲我,并注明出处】

一个梦想

[在司篇]

女审神者x大和守安定
女审有名注意
安定应该不会ooc(๑˙ー˙๑)
(好吧,他很安定,超级安定的那种

系列篇在这→[十守篇]
女审神者x和泉守兼定
说实话也是快一年以前的了,真的不是一个感觉(ಡωಡ) 也算是记录自己的涨经验道路了

[回忆]顺序不定
——————————————————

[年龄]22
[外貌衣装]俏皮侧马尾带卡通发绳,白净的脸看起来病弱(实际上也是);日常各种可爱图案的大号宽松套头毛衫,外套新选组的羽织
[性格]对谁都很温柔,保持着孩子的天真童趣,隐藏腹黑
[过去]天才少女,懂得剑术,年纪轻轻出类拔萃,意外查出身患病症,住院治疗。

【政府对审神者的人身安全(被神隐)实施新方案来保护】

“初始刀吗?”
“就这把啦~加州清光!”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春田在司,真的见到冲田君的爱刀了啊~能当审神者还真是幸运呢”,在司双手拉着清光的手,眨着星星眼,十足的元气少女,如果无视她不太好的脸色的话。

“哎…这就是新的主人吗?看来很喜欢总司呢”,付丧神看着穿着浅葱色羽织的少女,“嘛~和那家伙应该会很合得来吧,不用担心了”,在司突然机灵的睁大眼睛,“那家伙是…”

“大和守安定,总司的另一把爱刀”,“哦~是吗是吗,真希望他也快点来啊”,听到少女这么说了,清光不由得垂了垂眸子,“那样的话,清光就不会一个人,孤单了吧”。

付丧神低头捋了捋自己的小辫子,挑起嘴角说道,“嗯~不过有主上在也不会孤单的,如果能经常打扮我的话就更好了”,“好~打扮的话我还是信心满满的!”。

“审神者大人,现在要让初始刀出阵了”,狐之助蹦哒着出现在在司视线里,“出阵!好像很有趣呢,我可以一起吗?”,她一脸期待的看着他们两个。

“还是不要了吧,会比较危险的”,清光上前一步摸了摸在司的头,“交给我就好了”,狐之助打量了一下少女瘦弱的样子,附和道,“是的呢,战场可不是儿戏,审神者大人”。

在司撅起嘴,“什么儿戏,不要小看我哎!我也是…”,说到这,少女突然愣住了,但她抿了抿嘴,嘴角扯起了弧度,那笑,好像午后的夏天,吹过的一缕,温柔的风。

“啊~我也曾经是,那其中的一员呢”

“呼——完成了~”,在为出阵归来的付丧神重新涂好指甲油后,在司轻松的呼了口气,“啊,可爱哎~”,看着指甲上用粉色甲油装饰的樱花后,清光对这个审神者的喜爱上升了一个度。

“那~清光先在这休息一下,我去打扫一下侧室的近侍房间”,“哦,好~”,待在司出去后,清光往后一仰,向天花板伸出自己的手指,“啊~啊~我会被爱着吗?”。

发了会呆,付丧神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唉,我也去看看好了”,然而,某刀还不知道这个本丸布局,只是凭感觉走而已,也算是心灵相通吧,他找到了。

“咳咳、咳”,听到屋内的咳嗽声,清光一愣,好像听到了细微的但清晰的猫叫声,小心翼翼的探头,“主上?怎么了吗…”,“啊,咳咳没事没事,只是灰尘嗯,有点多而已…”

在司摆摆手挥开空气中的灰尘,一边拿手帕捂着嘴极力隐忍着,“虽然,我也不想做被弄脏的事,不过毕竟要住在这里的是我啊,不能全交给主上做”,说着清光接过了除尘工具。

“嗯,那就麻烦了…我去一下洗手间”,看着在司快速的转身出去了,清光收起眉眼间的笑,看向一边的狐之助,用平静的声音说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加州殿下”,“嗯”。

“审神者大人她的资料上写明,她得有疾病,实际上也能看得出来吧,她身体不太好”

“既然是选择了我,那就要一直在她的身边”

绝对。

“唔——好安静,我坐不住了……”

一来就说着“庙会庙会”的短刀付丧神说道,内番的一时干劲也过去了,另一位去清理身上的泥土去了,他就一个人无聊的坐在那,望着落在院中的麻雀。

正好在司从万屋回来了,变出一串团子塞到爱染手里,挨着他身边坐下来,“全部算起来,现在本丸也只有我,清光爱染小伽罗,刀匠和刀装先生,还有狐之助啊~”

“是有点无聊呢,有些讨厌这种…感觉”

那个时候也是。

“啊对了,小伽罗去哪了?”,在司摸了摸爱染的头,起身绕到后院的一个小角落,只有两人知道的地方,“果然在这里啊~小伽罗”,“别那么叫我…不想和你混熟”,付丧神发现是她才回过了头。

“我想和我混熟就可以和猫咪混熟啊~”,她蹲下来看着大俱利抱着的猫咪,是个女孩子,有着漂亮的白色毛发,但是后腿却受伤了,“啊~手痒”,大俱利看了她一眼,往后挪了挪。

“放心,我可不会找罪受,过敏的感觉哟…”

明明那么可爱,可是摸不了的感觉。

“我是土方岁…”,“啊,卡内桑!”,看着在司和堀川异口同声的拥上去,清光抱着手臂倚在门框边笑,“啊~让我把话说完啊…”,和泉守摸了摸脑后,偷瞄了她一眼。

“这里春田在司,就算是个小姑娘,也不能被小瞧哦!”,“好像是听到卡内桑的心声了呢”,“喂,国广…”,被当面戳穿的和泉守拖长音看着他们笑成一团。

“耳饰很好看呐,话说堀川和清光也有戴,我也要统一!”,“那主上没有耳洞,就和我一样戴耳夹吧”,清光走过来与和泉守对视一笑,在司将手攥起放在唇前思考。

“那个,安定会是什么样子呢?”,“啊那家伙怎么说呢”,和泉守叉着腰想了想,“像总司先生呢”,堀川先行说道,清光打开在司赠予的小镜子拨着头发。

“嗯…他啊,也是个想要被爱的人(刀)呐”。

“啊,那个大的盒子里是给短刀们的,那个那个是给退的小老虎的,那边那个尖叫鸡是给鹤先生的,檀木梳子是给小狐的,哦那个金闪闪的是给虎彻部屋的……”

在司坐在由无数个大小不一的盒子围起来的圈中,有序不乱的分辨哪些东西是谁之前写在愿望清单上的,并一一分发下去,“主上能很快的记住所有人的名字呢”,不知道是谁说道。

“嘻嘻~我可是我们队里记忆力最好的呢,连十守桑也…”,说到“十守”这个名字,在司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了下去,眼中的失落不能再明显,在司抬头看了看他们,笑了起来。

“没事没事,嗯,十守桑是关系很好很好的旧友哦~还有原桑,那以后她们一直都没有再来看我,我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我只希望她们好好的回来,其他的我都不在乎了”

“哈哈~接下来要更努力了,要赶快让这里更热闹起来才好呢!”

┄┄┄┄┄┄┄[回忆]┄┄┄┄┄┄┄
“小司!我们来看你了”,十守和原提着果篮捧着花来到了病房,“阿司”,“哈哈~原桑还是老样子啊,十守桑也是”,在司孤寂的表情一改,笑的灿烂。

“最近怎么样?”,十守坐到了床边,轻柔的抚上在司苍白的脸庞,嘴角牵强的弯起,眼里流露出一抹苦涩,“一直在好好接受治疗哦~很快就能再回去和你们一起了!”。

“我们等着你,你要快点好起来啊~”,原站在另一侧宠溺的揉了揉在司的头,为什么神明,会让这么一个活泼阳光的少女受到这样的苦难,她本应平凡。

“阿原,差不多该走了”,不经意的眼神被在司看到,“嗯…过些日子再来看你”,原恋恋不舍的站起来,两人最后看了眼在司,她笑着招了招手,“嗯!说好了哦~”

“说好了的”。
┄┄┄┄┄┄┄┄┄┄┄┄┄┄┄┄┄┄

“啊,长曾祢大哥!”,初来到此处眼前就是旧时的同僚,感觉是个好的开端,在司站在付丧神们中央,“欢迎欢迎!我叫春田在司,可以叫我在司,其他昵称我也接受”。

看着她,似乎能联想到另一个人,在那久远的记忆力里,“哦,你好”,长曾祢自然而然的伸手去摸了在司的头,“。。。”,少女眨了眨眼,“哎,,Ծ^Ծ,,?”。

在清光带着长曾祢去熟悉本丸后,在司和和泉守堀川这边,“唔,这下就剩安定没来了呢”,堀川解下了刚才和歌仙一起洗衣服时戴着的小围裙,还是在司一再挑选的粉红色。

“还真是慢啊~”,和泉守将双手背在头后望天,“安定啊…什么时候来陪清光呢”,在司一顿步转过头,先是看了看和泉守,然后看着堀川,心里默数三个数,“哇!”

“到时候!要不要一起给他一个惊喜啊~”,鹤丸突然从背后拍了他们的肩,“啊,吓死了啊~鹤先生”,堀川拍着胸脯的功夫,早已发现的在司只是在笑。

“啊,等等…”,在司突然定睛看着一红一白跑向走廊尽头的背影,“今天安排了他们俩个畑当番我不会记错吧!”,堀川愣了两秒,“是哦主上”。

“喂你们俩个!!!”

在堀川先行发挥机动优势追上去后,在司停步在了锻刀室的门口,看着已经显示完成的二号锻刀炉,“希望会是…他吧”,闭上眼睛将灵力释放了出来。

“我是……”,耳朵已经屏蔽了外界的所有杂音,樱花飘散过后,在司闪亮亮的眸子里只有一个他,“那个…主?”,安定看着愣住的少女,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在她眼前挥了挥手。

“哎?不好意思哈~春田在司,以后也请多关照!”,缓过神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移开了视线,虽然在脑海里想了各种可能,果然还是和冲田君一样是个美男子。

付丧神挠了挠脸,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新的主人看起来也是个很温柔的人,是个温柔的女孩子,前主本就与女性交往的甚少,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与她相处。

不如说,想在她心中留下好的印象。

“对了,带安定去见大家吧,毕竟新选组的刀安定是最后一个来的了,清光也等了很久了”,“啊,请等一…”,安定看着被牵的手,竟觉得不想再分开,真是奇怪了。

“今天要一起去演练场,安定就拜托清光了~”,看在司把安定调为近侍而自己这个新人专业户到了副队的位置,清光撅着嘴夹着自己的小辫子,颇有一种新人换旧人的感慨。

“哎~安定来了就要把我抛弃了吗?好桑心”,“才没有啦~哪来的抛弃一说,大家都是我的爱刀啊,还有那个好桑心是和谁学的,鹤先生吗?”,说着她把魔爪伸向了清光的头发。

说是有摸猫咪一样的体验。

‘爱刀吗?’,安定在一旁一句话也没插,乖巧的看着他俩说笑,感情真是好呐,自己什么时候能站到她心里那个位置呢。

清光本就只是说着玩而已,自打安定来了就看他对在司的眼神不一般,当时看那手都不舍得松开,‘哎~接下来该怎么帮他们好呢~’。

“好了差不多了,去通知大家吧,你可是这个本丸的初始刀,在同僚前做好榜样啊~”,“好好~就交给我加州清光吧!”,在清光先起身后,安定看着在司,笑容温柔如风。

“我也不会辜负主对我长久的期待的”。

演练场——

“哦,规模不小呐”,长曾祢以扛着自己的本体刀的姿势远望,在司指着各种区域划分的场地图介绍,当初也真是为时政的经费支出倒吸一口气,“刀剑单骑,审神者场合,部队比拼…”

不远处一阵欢呼和掌声响起,“那边怎么了?”,安定好奇的问道,“那边是射击区域,若是十守桑在就应该让她露一手,她可是射击高手”,在说起‘十守’时,在司脸上总是那种骄傲的笑。

“十守桑?”,“主上的旧友,说来话长,回去再跟你讲”,清光贴近安定耳旁说道,“清光真是了解主呢”,“嗯,总有一天你也会的”,看不懂清光的眼神,安定又将视线移向了少女。

“啊,还没跟你们提过呢,当审神者之前,我的职业是警察”,在司回头看向付丧神们,微微勾起嘴唇,“真想回到那年少轻狂的时期,与十守桑和原桑在一起的时候”。

“嗯,抽到了8377本丸,那个审神者在哪里呢?”,在司鼓起脸来左看右看,“我去问一下吧”,安定突然歪头看着她,‘真可爱’,他们都这么想着。

“嗯,拜托你了安定”
“怎么说我也是队长呢~”

看不远处一个审神者,安定急忙走上前询问,“请问您是8377本丸的审神者…”,话还没说完对方突然怔住了,安定反应过来身后的在司也同样的看着她,“十守桑…”,“阿司?”。

互相叫着熟悉的名字。

还没等谁说出什么,阿司一下子扑过去紧紧抱住了名为十守的审神者,“阿司…”,十守抚上她单薄的身子,“为…为什么那么久都不来看我…我还以为,以为你们…”,一滴滴热泪掉落在羽织上。

“对不起…现在我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别哭了”,十守摸了摸在司的头,她抬起头胡乱擦了擦脸,“嗯…之前都听说了,你受了重伤退役,原桑失踪了…但是,我觉得,她绝对还活着!”

“嗯,我相信她还活着”,十守笑的很温柔,看的她家的近侍都愣了一下,像个大姐姐一样,完全不是第一眼看上去的那么冷漠,她给人一种无比可靠的感觉。

为不耽误演练,最终被提议中午到十守本丸里再叙结束。

“我去十守桑本丸喽~”,走到分叉口,在司迫不及待的抬脚要跟十守走,“安定你陪主上一起去,快点”,清光在背后戳了戳安定,“监督她,不能吃刺激性食物,尤其不能喝酒”。

安定走上前去牵在司的手,说实话后来他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我陪主一起去吧~”,在司看着安定唇角愣了一下,毫不犹豫的拉上他的手臂,“好啊~”。

待其他付丧神都已经走到前面去了,十守旁边只挨着在司,“恋刀?”,“哎?”,在司眨了眨眼,和安定并排走在前边的和泉守回头瞅了她一眼,“不是吗?”,十守转头看向前面的安定。

“哎哎哎?”,在司在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后,两手都不知是该如何摆放,却并没有立刻否认,“十守桑…安定才刚来本丸啊…哎?”,“噗”

“看你们关系很好啊,不是吗?”,十守忍住笑意,也知道前边自家近侍时不时回头看,“唔…那个,那个…”,认识这么多年,十守还是第一次见在司因为这种事脸红。

“喜欢他吗?”

是第一眼看到他的感觉吗。

“喜……欢,还不是…那种喜欢”

“‘还不是’啊~”

十守和在司坐在庭院的樱花树下,“十守桑~要喝点吗?”,在司拿着酒杯和酒,十守皱了皱眉,“你现在能喝酒吗?”,“没问题啦,就喝一点~”,在司斟好酒,将一个酒杯递给十守。

“怕是平日他们不让你喝,馋了?”,看着在司二话不说对着酒瓶喝了几口,“哈~还是十守桑懂我啊~哦,对了,十守桑不是受了伤吗?”,她撑着脸微眯着眼看着十守,脸上已润了色。

“没什么问题了,还要定期服药”,十守将酒一饮而尽,“也是好久没沾酒了呢”,不禁怀念,“那以后…”,在司刚想说以后常约在一起喝酒,就被一只手夺走了酒瓶。

“这次就当我没看见,以后不可以偷喝哦~”,安定俯视着在司,那双眼眸水润润的望着自己,让他不敢再看下去,“呀,被发现了”,她调皮的一笑,好在已经尝到了滋味。

看十守家的和泉守在用女孩子少喝酒的借口说教,在司一拍桌子笑起来,“哈哈~我们一起喝酒的时候你可是不知道,十守桑绝对是把我们喝倒还送回家的人!”

“你还知道啊,还哪次都喝个烂醉”,十守捏了捏在司的脸,“啊!兼桑可是一杯倒型的”,十守家堀川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啊,国广!”,被和泉守实实的瞪了一眼。

安定忍不住在旁边笑出了声,连忙憋住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哈哈哈~我家安定笑起来可好看了~”,“哎?”,在司脸颊微显出桃色,带有灵气的眸子看着付丧神,在那一瞬间。

故事真正开始了。(十守看清了一切

┄┄┄┄┄┄┄[回忆]┄┄┄┄┄┄┄
“哈哈!原桑~十守桑~快点啦!”,在司跑在最前边,向后面的两人招手,“真是年轻气盛啊~感觉自己老了是怎么回事…”,原感摇头叹道。

“哪里啊!我只比你们小一两岁而已,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十守和原相视一笑,原势要跑起来,“哦!来了,可不要被我超过哦~”。

“啊!那就是天狼星哦~”,在司指着天空中那颗最闪亮的星,“哦~小司你还懂这个啊,不愧是高材生”,原一手搭在十守肩上。

“心之所向,剑之所指,月无之夜天狼涌现,就是指新选组啊!”

心之所向,便无怨无悔,剑之所指,便无畏无惧,月无之夜,闪烁黑夜,便是那仅次于太阳光辉的天狼星,那天狼星便是新选组,为了后世而战,戎马一生。

“哦~对了,小司说过喜欢冲田总司”,“是崇拜啦,崇拜!”,“还真是…”,“哈哈哈!”,“我是要像冲田君一样强大温柔!”
┄┄┄┄┄┄┄┄┄┄┄┄┄┄┄┄┄┄

夜。

几个付丧神在院子里赏夜樱,顺便小酌两杯,在司被遏制饮酒,只能在那不停吃点心,顺便瘫在安定身上,“啊,那颗星星好亮啊~”,光忠又端了糕点过来坐下,看着天上的那颗亮星。

在司眼睛一下子亮了,快速咀嚼完嘴里的点心咽下去,“那是天狼星啊,天狼星!”,“啊,主上知道”,堀川探出头看在司,“以前带十守桑和原桑回老家玩,我还拉她们去山上看来着”。

看她激动的咳了两声,安定递过茶杯,温柔的看着她的侧脸,“当时她们没被我这个新选组厨少洗脑,然后就合起伙来欺负我,哼”,明明没有饮酒,在司现在的状态可以说是在撒娇了。

‘毕竟她很崇拜冲田君,还老炫耀自己名字里有个司’,这是安定从十守那听来的,还说他们两个冲田厨遇见怎么可能少了话说,果不其然。

‘还总是说,我们三个人是不是就像他们那样意气风华,或许她们是吧…心之所向,到底……’
‘争斗,在此乱世,终不可息…她还是太单纯了,对这世界’
‘以后,就拜托你了’

‘你现在只要想着你自己就好了’,安定看看那颗星,坚定的眼神看向倚在自己肩上的在司,‘你只要一直这样单纯的笑就好了,我会在你身后为你守护’。

“为了我现在所想保护的,即使…”(十守

即使变成鬼也无妨。(此为十守和安定不同时间

┄┄┄┄┄┄┄[回忆]┄┄┄┄┄┄┄
“安安~安安~出来…”,在司蹲在回家路上的草丛边,引逗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拿出包里的小鱼干投喂,“嗯?猫啊…你不是猫毛过敏吗?”,十守半蹲着看过去。

“嗯…每次回家我都会过来看看,不接触的话没什么大问题”,在司专心致志的盯着猫咪,十守认真的看着黑猫,它泛蓝的眼睛,似乎是在看着在司的。

“还是要小心点,毕竟是流浪猫”,十守看着在司的侧脸,在司看着开心的抖动着的猫耳朵,“嗯,知道啦~”。
┄┄┄┄┄┄┄┄┄┄┄┄┄┄┄┄┄┄

“这?”,看着被母亲叼来的小奶猫,在司知道了,那是之前被她和大俱利救疗的那只母猫,这是把自己的孩子送给她报恩?猫毛过敏患者表示受不起,还有,大俱利伽罗去远征了。

“主上?站在门口做什么?”,在司猛地回头差点没闪了脖子,“啊,没什么~我有点事去一趟十守桑本丸!”,在她“砰!”的关上了门后,清光和安定相视一笑。

“啊~一段时间没让主上给我涂指甲油了”,清光看向没反驳的安定,他还在看着她走的方向,“啧,你也是,多主动点啊”,“哎~我还不够主动吗?明明先表白的都是我……”

“十守桑——”,在司抱着纸盒子冲进十守本丸,无障碍直达她房间,“拜托拜托!”,“怎么了这是?”,“帮我照顾一下…”,在司轻轻拿起盒盖,里面是一个还没睁眼的黑色小奶猫。

“我对猫过敏你是知道的,可是它这么小…”,十守这才懂了,轻声笑道,“所以,打算让我养?”,“是!而且抚养费我出,拜托了!”,在司一个土下座,“喵~”

“主上!和泉守他…”,听到安
熟悉的声音,在司下意识的飞快盖上盒子,“和清光…啊,打扰了,春田大人来了啊”,“怎么了吗?安定”,十守抚上在司的手。

“他俩也不知道怎么闹得不愉快,去手合场了,您要不要去,劝架?”,“嗯,你先去”,十守将盒子往里推了推,“好…有什么声音吗?”,“没有吧”,十守这么说了安定也不好再追问什么,就先去手合场了。

“十守桑撒谎真是面不改色”,“是吗”,十守在这撒谎方面似乎也是“天赋异禀”,“十守桑~拜托”,在司双手合十看着十守,“嗯…”,十守想了想。

“好,我帮你养”,十守抱起盒子,在司赶忙双手合十鞠了一躬,顺便留给十守一个wink,“那我就先告辞了,快去处理家事吧!”,“…家事?”。

半个月后的一天。

“哇~好可爱,真的好想摸”,在司和十守围着已经可以走路的小猫两边,“你可要控制住,别好了伤疤忘了疼”,十守顺着猫毛时不时抬眼,“我知道啦…”

“哦!你在啊…猫?”,和泉守是来通知远征部队归来的,结果不小心发现了一个秘密,在司试图扯过羽织把猫挡住,但是,“我已经看到了…”,“十守桑~”,在司撒娇的看着十守。

“别让他们知道”,“哦…我知道”,和泉守点了点头,知道她是指谁,“安定带领的第二部队远征归来了”“嗯,让他在大广间等我吧”,十守抱起小猫起身。

“不,他已经过来了…”,两人的动作顿了一下,“主上——”,在接近,“还有清光…”,十守眼疾手快的把猫塞给和泉守,拉起在司挡在前面。

“主上!”,清光安定开心的跑过来,出战服还没有换下来“嗯,欢迎归来”,“哦!和春田大人的感情真好啊~”,“嗯…你们好…”,在司有些心虚的扯着十守的衣角。

“喵~”,和泉守打了个激灵,“嗯?有猫叫”,清光说道,“是吗,大概是野猫吧”,这次安定没有被蒙住,“我的确听到了,很近”,安定上前走了两步,拍了一下和泉守的肩膀。

“啊!”,小猫从怀里冒出头跳到了十守怀里,她捂着额头叹了口气,“对、对不起,是我让十守桑帮我养的,不要怪她…”,在司看到清光安定惊讶的眼神急忙解释道。

十守抿了抿嘴看向清光和安定,“阿司对猫毛过敏,所以我帮她养着,希望你们…”,“主上光明正大的就好,我们没有那么介怀”,安定开朗的笑起来,要想过得去就必须面对。

“猫咪很可爱哦~”,清光走过来伸手摸了摸它,小猫也很配合的蹭了蹭,“啊…你们是不是直接无视掉我了”,几人同时看向和泉守,在司尤其用特别的眼神看了看他和十守。

‘夫妻相啊’。

“最爱我的人,是…”,“现在是我哦~春田在司!”,看到开门的是安定,在司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瘦弱的身子被稳稳的抱在怀里,“收到了~”,“咳咳…”

感受到是身上的人颤了两下,安定急忙把她放下来,“身体又怎么样了吗?”,“没事啦~回来跑太快了…”,在司拍了拍胸口按下几口气,“因为想快点回来看到安定啊~”

付丧神这才舒展开眉毛看着她,嘴角上扬在她额角轻轻吻过,这已经是日常行为了,两人都可以做到脸不红心不跳的,有时候清光在一旁看着都“后悔”在他们的红线上搓了两把。

“安定安定~叫上清光去万屋吧,有新款的指甲油了哦~还有新选组周边——”

┄┄┄┄┄┄┄[回忆]┄┄┄┄┄┄┄
“小守!”

“别管我了…”

“别忘了,说好了要一起回去的!”

“回去一个…总比,都死在这好……”

“振作点,小司还等着我们……呆在这等待救援,哪也别去”

“你…去哪…别去…”

(同一时间被推上手术台的在司)

“唔……”

‘好难受’

‘十守桑、原桑’

‘别丢下我一个人……’
┄┄┄┄┄┄┄┄┄┄┄┄┄┄┄┄┄┄

“安定…安定……”,“嗯?怎么了,做噩梦了吗?”,一只手被近侍握着感觉到了现实的实感,安定拂开她被汗浸湿的额发,“嗯…梦到以前了,现在几时?”,“凌晨两点四十六分”。

在司向上伸出胳膊,安定会意她的动作后伸手把她捞了起来,把湿掉的衣服换掉后她扒着安定不肯撒手,把脸埋进他的胸膛,“啊~为什么会梦到那个时候呢”,“嗯,能跟我说说吗”。

那是不愿回忆的一段过去。

看着桌边那个粉色的相框,那是一张三个花样年华少女的合照,洋溢着青春与无所畏惧的笑容,“我一直相信着,她们会再来看我,明明只要看到她们所有痛苦就会不见了……”

我想和她们站到一起。

“哎?原桑她…也就任了审神者!还被分到我们区了!?太好啦——”

“原桑?是什么样呢?”
“像——长曾祢大哥一样!”

团聚的场面总是热闹的,交接者是十守,那么当然还是在十守的本丸,在司知道后直接就从本丸以最快机动赶来,连安定都差点追不上她。

“原——桑!”,在司直接一个虎扑上去,原定力十足的接住并习惯性的摸了摸她的头,“哈哈~看来小司现在很健康啊”,“那是当然了,我一直在努力啊,这样我们就又可以站在一起了!”

“可别逞能啊”,“不会啦!”,“哼…”,在司叉腰看着十守,“啊~十守桑刚才偷偷笑我了是不是!”,“嗯?没有”,“噗哈哈…”,原看着两人最终还是憋不住笑,和近侍长曾祢说道,“我们家孩子很有意思吧~”。

她们又是否能像那三人,意气风华,看向未来。

“干什么干什么?当然是要喝酒了!”(“不行不行”安定劝阻无效
“还没放弃吗?无论怎样还是喝不过小守的”
“不听不听,总有一天我会喝倒十守桑的!”
(低声)“要不要我放放水啊…”
(低声)“其实我也有点想试试…”
“喂,你们两个!”
“哈哈哈~”

看着樱花树下笑着的三个少女,不远处三人的近侍坐在一起喝酒,同曾是新选组的刀,总有些特殊感触。

“这种安逸,能持续多久?”,原家的长曾祢摆开架势用大碗喝着酒,和泉守看着落入酒中的花瓣,再看向不远处的十守,那张笑脸,永远看不够,“不知道,但是这次——我会守护好重要的人”

“嗯”,安定应了声。

“结果,还是不行吧”

十守倚在树下,手中还拿着酒壶,笑看着趴倒在面前的在司,“啊~真是的…”,原还尽力撑着桌子,安定走来无奈的看着一脸满足的在司,“这下回去可能要一起被清光骂喽~”,说着戳了戳她的脸。

┄┄┄┄┄┄┄[回忆]┄┄┄┄┄┄┄
“如果,我是说如果哦~哪天,我们其中的谁不在了,剩下的人也要代替她好好活下去哦~”,

“唔?当然~还是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最好了!是吧,小守”

“嗯”

‘如果那一天到来,我希望那是我’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守护的梦想。
┄┄┄┄┄┄┄┄┄┄┄┄┄┄┄┄┄┄

“砰!”

一道弧线从眼前划过,长发松散开来铺在地面上,红绳飘落在自己手心之上,[红色],在司愣愣的看着,[蔓延开来的红色],十守的白色衬衫以可见的速度被渲染。

“哎?”
‘什么啊,好烦啊,好吵’

“十守…桑?”
‘她现在躺在那呢,不要吵’

“十守桑?”,看着立刻被其他队员背走的十守,最后一抹红色消失在尽头,这时候才发觉,有什么滑落了脸颊,掉落在地面上,一滴一滴,砸在了那/哪里。

“小司?…小司……在司!”,原晃着在司的肩膀,见她的眼睛终于聚焦了,一脸担忧的表情现在她眼前,“…原桑……十守桑她…”,抱紧,“没事,她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子弹并没有击中十守,而是刚好从她原来的旧伤处蹭过,导致伤口裂开形成大出血,虽然现在抢救过来了,但在那之后她依旧没有醒过来。

“别这样啊…别这么对自己……”

安定看着她比平时还苍白的脸,那原本灵动的眼眸现在就像一潭死水,可自己又能做什么,现在说什么都不如让十守醒过来的好,“去看她吗?”,“嗯”。

在司就站在房间门外看着,也不出声,一晚上眼泪也该流尽了,原也是一脸疲惫,“小司…别这样,你身体不也才刚好,落了病怎么办?回去吧,小守也定不想看你这样…”

“身体不好还在这做什么!回去吧,她把你看做亲妹妹一样,你现在这样我都替她难过”,在司抬头看着这个高大的付丧神,和泉守兼定,果然每个本丸的性格会有差异吧。

“……好凶,和土方先生一样”

后来,当然是十守醒了后,再谈起当时。

原模仿着当时的情形,话一出口,再配上一张纯良的脸,“哈哈哈~”,“啊,果然是阿司会说的话啊~”,十守顾及伤口在这时候实在不敢笑,但十分好笑。

再后来,和自家安定聊到这事。

“怪不得会和十守桑走到一起,十守桑凶起来也超级可怕了,那次被她罚倒立,根本不顾及我体弱,半小时,掉下来不准吃晚饭……可我还是喜欢她”

“哎~比喜欢我还要‘喜欢’吗?”

“啊……那不是一个喜欢啦!”

——————————————————
这个是[在司篇]主角是在司本司了

角色相遇的地方故事也会有重叠

其实本来还要来个病发梗的算了不虐(´Ð´âŠ‚)

和上一篇真是要隔了一年了ヽ(‘ー`)ノ

就这样。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