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术-【平常心平常心

你好,这里樱术🌸(审id)
欢迎称呼各种可爱昵称(*ˊૢᵕˋૢ*)

刀剑乱舞国服备前审神者
鹤坑+鹤厨💓(真的是真的

*✲゚*❁9102第一吹我是有毛利的婶婶啦!第二吹初始刀清光光極!!❁*✲゚*

基本只吃乙女偶尔站站各种西皮

自认废话太多🌚但还是要写的
反正就是把脑洞写出来开心啦

遇见即是幸运🌻想要更加勇敢️🌟慢慢变得成熟吧

佛系养生生活中🍵
懒癌咸鱼精分吐槽属性🐟
对,离了颜文字不能活星人(›´ω`‹ )

“世界和平!”p

感谢喜欢我的每一位
请·多·指·教(ฅ❛ڡ❛)

【转载文请先敲我,并注明出处】

【棯】记一则-变小了的审神者

新鲜出炉的鹤婶棯淑

欢迎来到这一期《深入婶的奇幻性格》

——————————————————

再重新担任起近侍的这天早上,鹤丸特意对着镜子抹了又抹自己昨晚睡翘的一撮头发,还去问光忠和小贞有没有什么看起来不对劲的地方。

身为姻缘刀的付丧神大人已经有段时间没当近侍了,因为近段时间接连来的新人占满了近侍位的安排。

怎么说,孤独感来袭的时候就适合恶作剧了。

心里不愉快是应该的,明明最初的时候除了初始刀以外自己就是当近侍最多的刀,明明自己还是名正言顺的姻缘刀,怎么就……

“还是无法理解啊,她的想法”

在审神者的门前站住,鹤丸甩开了多余的想法,至少现在,她在自己眼前。

稍稍敲了两下门,没听到回应就拉开了门,若不是亲眼看到被子里慢慢拱出了一个小脑袋,看到那双盯着自己的黑亮的眸子,他一定不信。

“哎?被吓到了”

付丧神俯身缓缓的向前拉近距离,“嗯…还记得我吗?”,确保自己的笑意不会像个怪蜀黍一样,女孩轻抿了下嘴接着摇了摇头。

“那……”,鹤丸想,要是现在问她名字的话会不会乖乖告诉自己,不过他马上打消了这个想法。

“一期,帮我向乱借条裙子”
“鹤丸殿你又想做什么”
“不是我,是给主上穿”
“主殿?能穿上乱的裙子吗?”
(婶的画外音:一期尼你嫌我月半吗!?)

将裙子展现在女孩,不,审神者的面前,“把这个衣服穿上好不好,等下鹤带你去找大家玩”,棯淑盯着他金色的眸子,点了点头。

果然,能让审神者一见钟情的刀不是虚的。

“所以,小小的主上好可爱~”,乱的裙子挂在儿童时期的棯淑身上还是略显宽松了,她和小夜比起来也就是高一些吧。

在短刀们围过来的时候,她拽着鹤丸的袖角往他身后躲了躲,明明平常说着“最喜欢和短刀小天使们在一起了”的,就因为鹤丸给她扎了俩小辫x

“哈哈~大概是怕生吧,毕竟记忆好像也退回到那个时期了”
“哎?为什么不怕我吗?唔……大概,这就是鹤的魅力所在”

后来,一众付丧神发现了,审神者说话几乎仅限在点头摇头“嗯”,是个典型的内向孩子,但是……

偷偷倒掉不想吃的饭菜,明明不想吃说出来也能被光忠接受但还是做了,偷吃老人组的茶点死不承认,等等行为。

虽然无辜委屈与眼泪并不是伪装出来的,但是确实诚心所为。

“——”,刚好路过的房间里发出跌落破碎的声音,五虎退抱着小老虎们向屋内探了探头,“主?”,被发现的女孩一时愣在了那里。

一涌而出的水伴着花瓶的碎片,以及那奄奄一息的细嫩花枝叶,看着女孩都要将脸埋的不知所踪了,五虎退走进来将小老虎们放下,开口道。

“那个,没关系的……我来处理就好了,主不要担心,不会被责怪的,歌仙先生会…”,没等五虎退说完,女孩看了他一眼就低头跑掉了。

晚上,鹤丸作为近侍,就寝在主屋隔壁连通的侧室里,那之前先要照顾的是已经变成小孩子的审神者基本洗漱。

“哦,脚腕是怎么回事?”,皮肤上被划出的细小血痕早已结痂,但是作为一个女孩子,不应该是什么都不说,更多的应该是希望被体贴关心才对。

他听到了她说,“没事……不用去管,只是普通的伤口的话…都不会管的,它会自己好的”,稚嫩的声音中带着一种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平静,似是已经习惯了什么。

“那,为什么要进到歌仙的房间里呢,能告诉鹤吗?”,趁着女孩终于直接性的用语言表达自己,他摸着她的小脑袋问道。

女孩看着自己的脚尖,回想到被好奇心趋势的恶果,“……因为花…花很漂亮”,“哦,是这样吗?但是,没经主人同意进入确实是不对的,以后无论怎样都要先得到对方的同意哦~”

“……知道了”

那之后,歌仙收到了一个信封,里面是用及其简单的手法所做的一朵折纸牡丹。

“不是谁都天生是好孩子的”

“何况主上长大以后并没有挑食这个毛病”,光忠看着列满了“讨厌食物”的纸张,“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呢”,鹤丸倚在门口边抱着手臂,“谁知道呢~”

此时,女孩正蹲在田地里埋种子,虽然不是歌仙那种,但还是……嗯?先是一只小老虎的爪子出现在视线里,接着是蹭过来的另外四只。

“主!那、那个,点心很好吃哦~兄弟们,也是这么觉得”,随后站在自己身侧帮忙拿着小水壶的五虎退弯腰看着她,“那个……谢谢你”

听到自变小后审神者的第一句话,付丧神激动的连头发上那一撮耳朵一样的毛都颤了颤,“嗯!啊、还有,那两位也有让我转达的话”

“茶点很好吃哦~如果想加入的话,也没问题的”

“哈哈哈~甚好甚好,来加入老爷爷们吧”

大概持续了近一个月,审神者终于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九点钟醒来了,以及和故事书一起堆在自己床铺旁边的某鹤。

“???”

——————————————————
因为算是讲解审神者小时候性格的小番外,所以就不打鹤tag了(啊婶婶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改了又改的名字 最后决定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