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术-【平常心平常心

你好,这里樱术🌸(审id)
欢迎称呼各种可爱昵称(*ˊૢᵕˋૢ*)

刀剑乱舞国服备前审神者
鹤坑+鹤厨💓(真的是真的

*✲゚*❁9102第一吹我是有毛利的婶婶啦!第二吹初始刀清光光極!!❁*✲゚*

基本只吃乙女偶尔站站各种西皮

自认废话太多🌚但还是要写的
反正就是把脑洞写出来开心啦

遇见即是幸运🌻想要更加勇敢️🌟慢慢变得成熟吧

佛系养生生活中🍵
懒癌咸鱼精分吐槽属性🐟
对,离了颜文字不能活星人(›´ω`‹ )

“世界和平!”p

感谢喜欢我的每一位
请·多·指·教(ฅ❛ڡ❛)

【转载文请先敲我,并注明出处】

他与审神者的女儿⑨

鸣狐/骨喰藤四郎/日向正宗
的场合

——

鸣狐

“妮可妮可妮~”

脑后的两个小尾巴一翘一翘的,我一跳一跳的来到爸爸面前,做出了妈妈喜欢的那个动漫人物的招牌动作

“呀呀~小姑娘?”
一人一狐一齐看着我,被遮掩住的脸让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表情
怎么说呢,到现在看到爸爸脸的次数……si(十)个指头能数出来吧?

爸爸做出了他的标志动作——“小狐狸”点了点我的额头,嗯,和“妮可”是一样的呢……?

“鸣狐你看看,咱家小姑娘真是越来越像那个小丫头主上了呢~”
[嗯]
“小丫头?是说妈妈吗?”
“没错没错~主上初来的时候还是个丁点大的小丫头呢,人小脾气倒不小”
“脾气……哦(´-ω-`)”

“啊——!!!——!!”

“哎(๑ŐдŐ!!?妈、妈妈?又怎么了”
“啊呀,是主上的声音呢”
[鹤丸]
“又是鹤丸先生吗?”
[我去看看]
爸爸摸了摸我的头,把小狐狸塞给我就走了
鹤丸先生真是现实演绎生命无限作死不止,不断在妈妈的炸毛边缘和爸爸的紧急拔刀边缘试探ㄟ(▔,▔)ㄏ

“呐,小狐狸”
“嗯?小姑娘叫咱干啥”
“爸爸,真的很喜欢妈妈呢”
“是啊是啊~话说他们在一起的契机还是咱……blablablabla”
“噗…我们去端盘油豆腐慢慢说吧”

——

骨喰藤四郎

“唔——略~略略略,噜噜噜…(๑ˉ^ˉ๑) 好吧,我认输了”

尽管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我还是紧闭了眼睛往后缩了缩,直到他的手指轻轻‘弹’在额头上
睁开眼后总能看见他侧头掩着笑意,他会伸手摸摸我的额头及碎发,凉凉的,很舒服的感觉

“为什么父亲每次都可以不笑呢?”
“因为骨喰他是个面瘫啊”
“不是啊,父亲他会笑的,你没见过?”
“还真…”
和那只白鸟伯伯的聊天中断了,药研叔叔刚转过走廊那头他就像一阵白色的风一样,不见了,大概是因为之前一期伯伯勒令过他不要动粟田口家的孩子
但我都会主动去找他,他那些好玩的东西对让其他人露出各种表情很有效,好吧,除了父亲
——我不会放弃的!

“看那个小女孩,好像那个骨喰藤四郎啊”
“会不会是哪家审神者和他的女儿?”
“厉害厉害,能搞定那个高冷面瘫,长的是怪好看的可惜不理人…”

“那个,这位姐姐”
“父亲不是面瘫,也不高冷,他会笑,他对大家都很温柔,他很好,也很优秀,不需要你的评价,我们粟田口家不接受任何反驳哦~”

“要走了”
父亲提着装满食材的袋子走过来隔开了那俩人,塞给我一个白白的兔子抱枕
“啊~好可爱( ˃̶̤́ ꒳ ˂̶̤̀ )谢谢父亲~mua”
“嗯,晚上煮土豆汤给你”
“好~”

——

日向正宗

“啊~”
随着他的引导张开了嘴,接着就有种刺激唾液腺的味道在口中散开
“好吃~”
“是吗,喜欢就好,感觉下次能做得更好~”

他最擅长的就是做梅干了,我最喜欢吃的也就是他做的梅干了
他的身上总是有着淡淡的香气,我从小最喜欢的气味

而这种手艺,我也想‘传承’下去,毕竟妈妈那个笨蛋学不会的啦~╮( ̄▽ ̄)╭
“看来很顺利哦~不愧是我的女儿”
他温柔的微笑着,声音很好听,大概对谁都是这个样子,妈妈也就是被这么‘俘获’的吧
味道,还差的多呢,比起他

“哎呀,有空了吗?那我就去帮助其他人吧”
他从妈妈办公的房间里走出来,大概是终于把落下的公文赶上了吧,毕竟他是个很能实干的,刃

“这些事情,我都有些要淡忘了”
付丧神与人类的孩子,并不一定会那么幸福。

总是被挂在近侍位上的名字,是谁?
“是谁?”
终有一天我那么问了,向妈妈,本丸里,有这个人吗,有?他在哪里,怎么没有见过他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抱着我哭,哭的那么悲伤,他是谁?为什么不会再见到他了呢
父亲?

为什么只有我不记得了呢。

时常会在半梦半醒之间,嗅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是属于他独特的味道

“下次,会做的更好吧”

——

夭寿啦!我要开始对胁差以下下手了_(:D)∠)_

才发现这个系列写的篇数最多_(:з」∠)_
本来也是个写到一个阶段卡住过了一年又继续写的系列但是之前确实也没说过完结咧
我还有什么段子系列能重新拾起来补充一下的_(:D)∠)_(脑洞不足ing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