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术-【平常心平常心

你好,这里樱术🌸(审id)
欢迎称呼各种可爱昵称(*ˊૢᵕˋૢ*)

刀剑乱舞国服备前审神者
鹤坑+鹤厨💓(真的是真的

*✲゚*❁9102第一吹我是有毛利的婶婶啦!第二吹初始刀清光光極!!❁*✲゚*

基本只吃乙女偶尔站站各种西皮

自认废话太多🌚但还是要写的
反正就是把脑洞写出来开心啦

遇见即是幸运🌻想要更加勇敢️🌟慢慢变得成熟吧

佛系养生生活中🍵
懒癌咸鱼精分吐槽属性🐟
对,离了颜文字不能活星人(›´ω`‹ )

“世界和平!”p

感谢喜欢我的每一位
请·多·指·教(ฅ❛ڡ❛)

【转载文请先敲我,并注明出处】

他与审神者的女儿④

宗三左文字/笑面青江/歌仙兼定

的场合

——

宗三左文字

本丸皆是鸟笼。
自我出生起,就被锁在这鸟笼中。

“院里的樱花开了,要去看看吗?”
父亲是个很温柔的美人,我没有见过母亲,在他的房间里,有装着黑白色相片的相框,里面的女人也很美很美,在樱花下,引来飞舞的蝴蝶

我什么也不懂,几乎是[白纸]一张,只有歌仙伯父教我一些和歌俳句,我呆在幽静的深闺里
连本丸里的人我也多数不认得,只是看着写有他们名字的纸张,安排什么事也都是国重伯父负责

“外面的世界就是另一个地狱”,江雪伯父说道,“世间皆苦”

他们怕我会去向往外面的世界,怕再一次失去,但是,我终有一天会从牢笼里飞出去,从我第一次看到那宽阔碧蓝的天空开始

找准了时机,风带起一阵樱花雨,蝴蝶为我引路,没有人注意到我,跑出了本丸,在我从未见过的世界
穿着着不方便行动的长服走在陌生的世间,全部是陌生的视线
我很快就被发现了,父亲幽幽的望着我,叹了口气
“终究是,这样吗”

“对不起,父亲”
“我想要做只自由的鸟儿”

——

笑面青江

“真是一天天的在长大呢~我是在说身高哦~”
“啧,闭嘴,天天没个做父亲的样”

把他说的话当做耳旁风,已成为日常习惯,反正也没有几句是正经话,天天和小孩子/女孩子说什么呢

遗传了他的异色瞳,在别人看来或许很新奇,但我可不太喜欢,会给我招来麻烦的能力
在某一天晚上,看见了,飘在空中的东西,那是,“鬼”吗?
‘为什么偏偏找上我啊!混蛋!’
二话不说我就拔出枕头下的胁差砍了过去

他突然推门而入,收起仅有一霎的表情,倚在门框边悠闲的说道,“刚才好像感受到这边有什么气息呢~”
“已经砍了”,手上一边收刀一边看向他拿在腰侧的本体,“哦,这么厉害~我是说…”
“我看得见那东西还不是因为你,真是…”,他将我护在怀里,拔刀砍向黑暗中的另一双眼睛

“就算我不在了,也要保护好自己啊”
——

“你个混蛋……”

那是一个,难忘的,血色的天空。

——

歌仙兼定

风雅。风雅。天天风雅。
一切都得按照他的风雅来,无论是妆容服饰还是言行举止。
简直够了,我怎么投胎到这儿来了?

“我要出去玩——”
“先把和歌背下来的”
“啊,小夜!救救我吧——”
躲在经过门口的小夜左文字身后盯着兼定爹,“之定,她,还是个孩子…”
爹叹了口气看着我,“作为一个女孩子一点也不风雅,怎么一点也不随我…”
“风雅风雅,你要风雅去吧!我再也不是你的小宝贝了!哼!唧!”

我快速跑开了,爬到了樱花树上去,“是啊是啊,怎么有我这么个女儿…”,嘴上一边嘟囔着,手上一边摧残着树枝子上的花朵
“三十三、三十四、三十五、三十六,啊——怎么还不来找我,我真的生气啦!”
“快下来——该吃饭了”

我嘟着嘴看着站在树下的他,话说爹长的好像也挺好看的,不愧是夺得母上芳心的文人雅士啊~

——————————————————
ooc啊ooc

总想试试写刀渣是什么感觉(ー_ー)
(是我皮了

评论(1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