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术-【平常心平常心

你好,这里樱术🌸(审id)
欢迎称呼各种可爱昵称(*ˊૢᵕˋૢ*)

刀剑乱舞国服备前审神者
鹤坑+鹤厨💓(真的是真的

*✲゚*❁9102第一吹我是有毛利的婶婶啦!第二吹初始刀清光光極!!❁*✲゚*

基本只吃乙女偶尔站站各种西皮

自认废话太多🌚但还是要写的
反正就是把脑洞写出来开心啦

遇见即是幸运🌻想要更加勇敢️🌟慢慢变得成熟吧

佛系养生生活中🍵
懒癌咸鱼精分吐槽属性🐟
对,离了颜文字不能活星人(›´ω`‹ )

“世界和平!”p

感谢喜欢我的每一位
请·多·指·教(ฅ❛ڡ❛)

【转载文请先敲我,并注明出处】

那终被遗忘的……

-安定婶
-女婶有名,设定雷
-有历史自编、道理扭曲
-不喜勿入

——————————————————

“莫莫~就叫你莫莫吧”

一切的故事,从那个夏天开始——

“审神者大人,请选择您的初始刀”

“那么,加州清光”

翻着手中的资料
[冲田总司]
那个久远的名字

“墨莫,今后请多指教”

——————————————————

“主上,这是这次的出阵报告”

安定敲了敲门,走进来将报告放于墨莫的桌上一角,见她没应声,顺手整理起桌上杂乱的资料,却不知少女偷偷的在看他。

“主上?”,忽的对上了付丧神湛蓝的眼眸,墨莫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发现”了。

“啊,辛苦了”,像被捉住的偷腥的猫咪,她急忙将视线转回公文里。

“没有,主最近才很辛苦呢”,安定顺势在她身旁坐了下来,微歪着头看着她,墨莫想要重新投入到工作中,却无法集中注意力。

“您不要太过累了,毕竟生病是很不好的”,安定这么说,“嗯,我知道了”,正好看见墨莫眼中一晃而过的落寞,笑容明显僵了一下。

“主上,有什么事的话,能说出来吗?闷在心里会不舒服的…”,安定的明亮眼眸微微暗了一点,他总觉的,墨莫看他的眼神,像在透过他看别人。

“没有的,你想多了”,墨莫立即否定,可这样更使安定感到不安,“是吗…”。

‘如果有讨厌我的地方,就说出来吧’

“今天相处的怎么样?”,清光侧撑着头看着安定,“啊~果然还是不能像你那样讨人喜欢啊…”,安定平躺看着天花板,眼里流露出一些无名的情感。

“唉~你别那么神经质,主怎么可能讨厌你呢,我还羡慕主总是让你做近侍呢…不然还是听我的尝试把外表弄得更可爱点?哎,我前几天在万屋看到了新颜色的甲油你要不要,喂什么时候睡着的啊你这不可爱的家伙…”

待清光的呼吸声平稳了,安定缓缓睁开眼,确实,清光是墨莫的初始刀,次打刀便是安定,而安定来了之后的近侍位置几乎一直都是他,按这种情况来说,墨莫明明应该是喜爱他的吧,但为什么……

‘她的眼神很温柔…但…那不是对我’

——————————————————

墨莫坐在自己二楼房间的窗外瓦上,抬头望着月无之夜显现的天狼星。

那时,她认识了一个他,也是他,给了自己第一个名字。

“我还没有真正懂得你的想法……”
“呐,我想你了”

“主上,睡了吗?”

安定的身影映在纸门上,墨莫灵敏的跳进屋,本想无声无息的装作睡着了的,犹豫了一下却又鬼使神差的走过去拉开了门,看着穿着单薄的安定,她稍微皱了眉。

“怎么了”,看到墨莫皱眉,安定心下想到:真是的自己怎么就…肯定又要被讨厌了吧……

“啊…如果打扰到主上了,那我还是…”,墨莫回身拉上房门,没有看向安定,“睡不着的话,一起散散步吧”。

安定乖乖的跟在墨莫身后,想着清光教他怎样亲近主上的办法,脑中却一片空白,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长廊上。

“安定最重要的人,应该是…冲田君吧”

墨莫停在一处视野开阔的廊边坐下来,伴着树叶沙沙的声音,安定挨着一人的位置坐下,“嗯……还有清光那家伙啦~不过现在——多了个主上”。

在墨莫眼里,安定的笑容,在一瞬间与那张脸错乱。

“那,主上呢?最重要的人”,安定侧脸看向墨莫,使她极快的转过去脸,“本丸的大家,现在都是我所珍惜的…”

“从前也有一个人,但现在……或许,他已成为了天上的星星,继而守护…”

“他就是…主上最重要的人吗?”,安定有些失落的垂眸,“啊…或许是永远也忘不了的人”,“是…吗?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墨莫闭上眼睛,对着天空,嘴角微微上扬起好看的弧度。

“是很温柔的人,对谁都那么温柔”

她不懂,不懂这些总是温柔的人,为什么…

“…很晚了,回去休息吧”,“嗯…我陪主上回房间”,安定依旧那么笑着,“主上,晚安”,安定确定看着墨莫进了房间后准备回去,“安定”,她拉住了他的袖角,“嗯?还有什么事吗主上”,“你等一下”。

墨莫转头进了房间,出来后将一个东西塞给他,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呐,不管怎样,遵循自己的内心”,语毕,墨莫“哗——”的拉上了门,留安定看着手中的御守,心里理应是开心的,但…又有种……

——————————————————

“今天,你们将去新开放的战场——池田屋出阵,队长安定”,编队是新选组全员加陆奥守,也就是幕末刀们,这令他们有些吃惊。

安定盯着墨莫想要看出来点什么,去那里,为什么?
他们与那段历史的羁绊……会选择避讳才对吧。

“我也将同去,准备一下就出发吧”

墨莫抬头看着众付丧神,“主上也去?”,堀川转脸看了看其他人的表情,在这之前墨莫从未从队出阵过。

“啊,那个,有我强大而帅气的和泉守你放心就好了,何必亲自…”,墨莫走上前拍了拍和泉守紧实的肩膀,“放心,我和狐之助在一起,紧要关头它会开结界保护,你们尽管把心放在战斗上,不要分心”。

她转身离开,上扬的嘴角渐渐没了弧度。

安定将手按在时空转换器的罗盘上,等待着其他人集合,‘为什么主上她……池田屋吗…主上,你是否别有用意’。

“准备好出发了吗?”
“不转换一下心情的话可不行”

墨莫看着黑夜,按着胸脯深吸了口气,‘总司,现在,总司还在…可是,现在的我,还想那么做吗…’

安定也有些心不安,看着背向他的墨莫,‘回到了这里,又能做什么?冲田君……不…我不可以…’

‘遵循自己的内心——’

“噢啦噢啦噢啦!”,清光对阵眼前的敌打,眼看着逃掉的敌短,“安定,这里有我,你去追!”,“知道了!”。

战场上的安定展现出与在本丸时完全两面的样子,这也是他不想让墨莫同行的一个原因。

墨莫站在巷子的暗处,屏息静气的盯着池田屋的门口,“新选组例行检查!”,熟悉的面庞熟悉的声音,她忍住向前迈步的欲望。

‘总司…总司…现在,我能为你做什么…我的本意,现在是否…’

“主上!”,安定的声音划破思绪,短刀的刀锋蹭着脖颈险些擦过,几缕黑色的发丝飘落在空中直至归于尘土。

‘三段突刺——’,墨莫时隔百年,又看到了这一招,但却不再是那个人……

安定收刀归鞘,他不敢看向墨莫,他知道刚才的自己一定很可怕,他把自己最不想让她看见的,最可怕的那一面展现了出来。

“主公大人!”,被甩开的狐之助赶到,感受到了安定不妙的气息。

“主公大人您没事吧?”,墨莫弯腰抱起狐之助,“…没事,走吧安定,去和大家会合”,“主上…”

安定顿了顿步子,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墨莫回过头,眼神有些迷茫,拉着他的手腕,“回去再说吧”。

“其实,我应该感谢刚才那个敌短…”
‘若不是它打断了我的思绪,下一步,还不一定会做出什么’

安定担忧的看着愣神的墨莫,“安定…看到冲田君了吧”,他看着她愣直的眼神,“啊…还是记忆中的冲田君啊,这就是冲田君,存在的一段历史啊,不能改变的呢…”,墨莫看着安定。

‘还是在笑呢’
‘为什么呢’

“莫莫——莫莫——”

朦胧中,听到了一个声音

“你的初心,是什么”
‘我的初心?当然是,让他活下去’

“那现在呢?”
‘现在啊…我或许希望,这么拙劣的自己……能被拯救’

——————————————————

安定就那么愣愣的看着墨莫的侧脸,心里有些微妙的感觉,夜里的冷风徐徐吹来,墨莫睁开眼。

“呐,安定,我问你,为什么上次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我呢”
“哎?这没有什么原因啊?”

“那为什么要认我为主上?你们是刀剑付丧神,是在历史上个个有名的名物,我是谁,对你们而言远不及前主吧,而你们对我的那种依赖与好感不过是一种假象,我和前主摆在面前,哪个重要显而易见”

“说实话,就算是现在身为审神者的我,都不懂得为什么要保护历史,为什么历史是不容改变的,为什么保护历史才是正义的,为了复活自己重要的人,为了拯救失去的一切,为什么,会是错的”

听墨莫诉说出这一段话,安定愣了愣,笑了,或许他从未想过这么多,但是,“嘛~虽然不是很懂,但是现在,我只想保护好主上,或许,不止因您是我现在的主”。

“呐,安定,你知道吗?现在,我们所了解的历史,有多少是真的,毕竟那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了,又有谁,知道真相,谁在,编造虚假,那么——大和守安定,你想要知道那些真实吗?”

“真实?”
‘愿你得知了一切,还能这般’

——————————————————
*①
“总司”

“嗯?请问…我们认识吗?”,腰间两把打刀的青年转过身,看着那个较自己来说矮小瘦弱的多的黑发女孩。

“不,只是我单方面认识你而已”,女孩逆光看着青年,春风正好,青春年少。

“这个,给你”,女孩轻轻拉过青年的手,将一包东西塞到他手里,“一定要,加油啊~”。

青年看着女孩眼中流露出的不属于年龄的神情,笑着点了点头,“嗯,谢谢,我会加油的!”,顺带弯下身摸了摸女孩的头。

没听清女孩低声说了句什么,就听见同伴呼唤的声音,“喂——总司!干什么呢,搭讪小姑娘吗?”,“才没有啦~只是…哎?”

回过神来,女孩早没了踪影,青年看着手中的金平糖,望去——

“总感觉……”

——
*②
“总司…”,轻轻的声音拂过,“总司…”,青年缓缓睁开了眼,“啊,你…是你啊~”,青年坐了起来,“是来,看我的吗?”,他努力扬起了嘴角。

苍白的脸庞,素色的衣裳。

“谢谢你能来看我啊~你,叫什么名字?”
“莫莫,我叫莫莫”

“莫…莫?”,青年放声笑了起来,“抱歉呐,因为有另一个小家伙,也叫‘莫莫’呢”,说着,望向院子里,寻找着。

“今天,‘它’还没有来看我呢”
“‘她’,已经来过了”
“唔?是我…没有醒着吗…”

“抱歉”,这是向她说的,“没法继续‘加油’了,但是我没有放弃…只是,有点累了…”,青年温柔的看着女孩,想要伸出手去摸摸她的头。

可是看见女孩几乎不可见的往后一缩,还是把手放下来了,她看着他略有些落寞的眼神,“没关系,也应该,休息一下了”。

“总司?总司…”

“成为新选组的一员起,直到成为现在这个样子,你,可曾后悔过”

“身不动,黑暗究竟,能否褪去?”

——

“上次出阵池田屋的任务完成的不错,所以这次,这次后续…”,墨莫没抬起头,“还是我吧,主上”,安定释怀的笑了笑,从他修行回来以后就好像变了,但是为了她,为了她。

“队伍的话打算重编一下,你和清光来的最早,加上短刀胁差夜战更具优势,所以出阵名单——”

“嗯,我知道了”,看着付丧神变得更具苍白的面庞,眼神变得,不一样了,墨莫有些感到,这样会不会是错的,‘就算你能放下…可我……’

池田屋——

“什…么?”

挡住去路的,是那个穿着新选组羽织,十分熟悉的人。

“冲田君?”,清光看了看安定,他倒是没有很惊讶,“是溯行军”。

“那称呼,你们,好像认识我?不过气息确实在哪里接触过…”,冲田看向付丧神手里的刀,好像是懂了什么。

“不,那只不过是曾经,现在,我是主上的刀”,安定坚定的说道,或许修行之前是他不会如现在一般,但她是现在唯一想守护的,而历史上真正的冲田君,不应该……

“对于这个女孩,也有很熟悉的感觉”,冲田看着墨莫,笑道,“我记得,好像是叫…是…”

“是莫莫吧,和那个小家伙一样的名字呢,也不知道它后来怎么样了…”

冲田依旧笑着,明明还是那么温柔的笑着,可内心,已经变了。

“……你为什么,为什么…放弃了呢”,墨莫将脸隐匿于阴影中,声音微微颤抖,“明明说了没有放弃…只是,只是有点累了而已的…”

“对不起啊……因为我,不甘”

“大骗子!明明不是那么说的!”
“明明说了不曾后悔!无论是遇见近藤桑和土方先生,还是新选组的大家…虽然,成为现在这个样子有些不甘,但不后悔与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一切!不后悔来这世上走一遭…明明是这个样子的…大骗子,大骗子!!!”

“主上!”,还没等安定反应过来,墨莫就已经消失在黑夜中了,冲田轻轻叹了口气,“我大概,知道她会去哪——”

“主上!”,少女缩成小小的一团,听到安定的声音也不敢抬头,反是要整个融入到黑暗中去。

“主上?”,安定蹲下来看着墨莫,“安定…安定…”,“我在”,墨莫伸手搂过他的腰,将脸埋在他的怀里。

温暖。安逸。

“安定…我也是个骗子,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嗯,没关系,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只要,现在在我眼前的你”

安定轻轻的抚摸着墨莫的发顶,那熟悉的温度,另她的眸子被温热的液体覆盖,那是她不从体会过的。

“现在听我说吧”

「黑猫活了百余年,从总司少年时就一直偷偷跟在他身边,一直到他死去重新进入沉睡再被时之政府唤醒」

「…她从未想过总司的不好,他是她百年来唯一接近的人类,他明明那么温柔,但她一直不能理解他为什么那么好…」

“最初,我同意时之政府成为审神者,是希望改变历史让总司活下来,直到上次来池田屋我还是有那种想法的…”

“就算这样,也能够被原谅吗?”

“当然”,‘不能吧’,安定紧紧的将墨莫抱紧,“可以”。

“别人怎样想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主上现在的心是不会骗我的,无论怎样,今后,我都是您一人的大和守安定”

‘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你们这种温柔的人呢…’

——————————————————

“主上——主上?”

“喵?”

瓦房上,黑色猫咪睁开眼看见到处寻找自己的近侍,打着哈气伸了个懒腰。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就在她探出头的同时近侍也发现了她,“您在这里啊,不是说要去万屋吗?”,近侍朝她张开怀抱,猫咪信任的一跃而下,正入胸怀。

“走吧”

(小声)
“快看呐,那个极化安定抱着一只黑猫”
“我的天,这是怎么了,执念成疾?”

“喵…”,“没事”。

“让他们说去吧”

“无知之人”

——————————————————
*①,理解为“当年”黑猫初化人形去和总司说话,给了他金平糖,实际上已经以猫的形态偷偷观察他已久,这里没有拒绝总司的接触。

*②,理解为安定修行,黑猫也随之溯洄,以幻化百年的人形去看望病重的总司,因为有关历史,这里并不能与总司触碰。

*女主设定是黑猫妖,看文会发现大多描写都是把她指向就是历史上与冲田总司有关的那只黑猫,但是,也可以理解为,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她只是一个普通的黑猫而已。

毕竟,历史的真相,又有多少人得知。

小剧场(x
“原来主上说的最重要的人,是冲田君啊”
“嗯”
“就算是冲田君,我也是会吃醋到底的”
“嗯?”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