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术-【平常心平常心

你好,这里樱术🌸(审id)
欢迎称呼各种可爱昵称(*ˊૢᵕˋૢ*)

刀剑乱舞国服备前审神者
鹤坑+鹤厨💓(真的是真的

*✲゚*❁9102第一吹我是有毛利的婶婶啦!第二吹初始刀清光光極!!❁*✲゚*

基本只吃乙女偶尔站站各种西皮

自认废话太多🌚但还是要写的
反正就是把脑洞写出来开心啦

遇见即是幸运🌻想要更加勇敢️🌟慢慢变得成熟吧

佛系养生生活中🍵
懒癌咸鱼精分吐槽属性🐟
对,离了颜文字不能活星人(›´ω`‹ )

“世界和平!”p

感谢喜欢我的每一位
请·多·指·教(ฅ❛ڡ❛)

【转载文请先敲我,并注明出处】

【棯】记一则-非常正直的一天

最近又看到身体/灵魂互换梗

就,想要写下我家这对会是怎样的(搞笑因素比较多
:实际上才不是这个样子的!我们是正经本丸x

鹤球全程搞事能力不在线。

那么,开始吧吼吼!
——

一脚蹬开束缚住腿部自由放飞的被褥,床上的人翻了个身呈大字趴动作,感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毫无压迫感的违和感,眼一睁猛地一个起身,看着从松散的衣襟里露出来的一马平川的白亮肌肤。

无论抱多少次,每次都觉得这身子的主人真是瘦的不得了,“!”,现在可没时间探寻这男性身体的奥秘,应该确认自己的身体才对,这样想着不敢去深入的棯淑默念起了“南无阿…”

对镜子看这一夜白头x

“早啊鹤先生~”
“早啊咪酱”

习惯性的用了自己平日里对付丧神的称呼从厨房门口一闪而过,没注意对方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手里的筷子还掉了一根,“嗯???”,内心:你还是伊达家的吗这就随主上叫了

“妈,我是你女儿啊!哔——”x

深吸一口气拉开了自己房间的门,那人穿着动物睡裙顶着一头鸡窝好像也刚醒的样子,四目相对之时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但看着自己的身体在眼前果然还是很奇怪吧。

“……哟,早”
“早个pi”

“哎??!”,说着棯淑就拉上门,“把眼给我闭上”,以鹤丸的身体把自己的睡裙扒掉并迅速换上了日常服装,搞得某鹤还没反应过来。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x

“抱歉抱歉…我不知道这东西真的有效”,虽然棯淑现在顶着自己的脸,但鹤丸还是无法从自己这张无表情的脸上看出来,她是不是真的生气了,早知道就不在小铺瞎买些东西的。

“不过说时效只有一天的”,棯淑不屑的别开脸,没想到竟然有一天会遭“暗算”,还好这放的不是什么毒药迷药,不然她怎么也不会对鹤丸给自己吃的东西有戒心。

但她没心没肺的属性在这时候才不会往究极了想,就是接下来该怎么出现在大家眼前了。

“算了,快点洗漱,然后过来给你自己穿衣服”,棯淑看也没看自己就走了出去,其实她现在一想,还挺愉悦,不同于平日视角的身子,是自己喜欢的人的身体,有着自己喜欢的气息。

鹤丸现在可谓是心情复杂,还没整理的被窝里满满的都是她身上的味道,这身躯虽然较自己矮小,但是有着属于发育期女孩子的柔软,这样想着,“哦呀,我在想什么呢…”。

“这边抬一下手”,鹤丸的房间里,鹤丸正帮自己更衣,还好内番服要比出阵服简便,棯淑全程盯着自己熟练的动作,属于她的声线时不时传到耳里,还真是奇妙的感受。

“呼,好了”,看着棯淑少女姿势转了个圈,鹤丸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微微勾起了唇,歪头念到自己的名字,“哎~原来鹤丸眼里的我是这样的啊,感觉有点呆”。

“噗~哈哈哈”

听到她对自己的评价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伸出手抚上了自己的脸,“啊,主看我的视角,原来是这样的呢”,‘扑通’,可能是这身体的原因,棯淑竟感觉自己有点犯规,嗯,可不能输给了自己。

对上那一双突然临近的金瞳,那一瞬间,他仿佛听到了清晰的心跳声,是她胸腔里的那颗心脏对‘鹤丸国永’发出的反应,她将他的脸贴近自己的胸口,‘扑通扑通’,是两个人的心跳。

“听到了吗,我的心跳”

“多清晰我就有多喜欢你”

会撩,就撩的两败俱伤。

“所以,就是这样”,坐在自己平日位置的旁边,棯淑美滋滋的吃着早点,坐在瞩目位置的鹤丸一脸乖巧的样子,从来没感受到过被同丸同僚这么‘重视’的感觉。

再也不敢这么玩了x
为什么审神者这么欢x

药研推了推眼镜,闪过一丝和某小学生一样诡异的光,特别想带一句‘这不科学’,但是他们一群刀坐在这已经不是科学能解释的事情了,旁边那会说话的狐狸嘴里还塞满了油豆腐。

看到大清早就在喝酒的次郎,棯淑的眼里突然涌出了光芒,“哦——今晚上办宴会吧!我终于可以随意喝酒啦!哈哈~你们不能说我还小不能喝酒啦,看起来是这样但我也是上千百岁的刀啦!”

“嗯~那次郎一定奉陪到底!”(举起赞成的酒坛子
“嗝……嗯?”(坐在走廊上的不动觉得那句话有点耳熟
“啊!主——”(长谷部的呐喊x

“啊、主上,和我们一起玩吗?”,退从门外探进头,大老虎乖巧的趴在走廊上,“主君,一起玩捉迷藏吧!”,一抹粉色也出现在视线之中,蓝色的眸子比那天空还吸引人。

棯淑看向背身趴在近侍位上的鹤丸,“那我去和短刀们玩啦~”,他懒散的抬起胳膊挥了挥手,说着她走到门口摸了摸两个短刀的头,现在这个身高就算摸高些的短刀和胁差应该也没问题吧。

搞事的嘴角勾起x

“啊,最后一个也抓到了!”,手臂穿过腋下,棯淑把小夜直接抱在了怀里,总吐槽这孩子的身形真是瘦小的最过分的了,啊,感受到江雪兄和睦的视线了。

虽说太刀的侦查力不太科学,但第一把是鬼方大获全胜。

“啊——我也想要主公抱我~”,今剑蹦蹦跳跳的上前,其他小短刀也跃跃欲试,这下好了,游戏可能要暂时变成集体举高高了。

包丁突然惊奇的发现,“主公现在真的好像人妻啊~”,摸头给糖抱抱举高高,别说还真是,不过在别人看来可是人妻鹤丸国永,嗯,远处一期哥的微笑真温和,真的。

“那么这一次是我和萤当鬼哦!”,爱染举起手喊道,而棯淑这才注意到他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混进来了个萤丸,“嗯~开始喽”。

棯淑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至少躲一会应该没问题,没想到鹤丸还老老实实的呆在这,“无聊吧”,将手臂叠在桌上俯身对上对面的人的视线,鹤丸看着她点了点头。

鹤: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可以一整天都窝在房间里的
婶:我有手机啊

除了帮她处理月底份量不多的公文,在她的房间里就没有什么事能干了。

扼杀天性啊x

“我又没让你老实呆在房间里,出去搞事啊,平常干什么就干什么,我看你呆在这怕是要心死哦”
“那个,你觉得他们会眼看着我用你的身体乱跑吗”
“哟,怂了你了搞事鹤,怕什么,我不也经常搞事,反正他们也不敢对我的身体做什么,总不会拉你去手合的”

鹤丸叹了口气,“怎么说呢,本丸都是刀剑男士,我现在是女生…”,说到这棯淑抬起鼻子嗅了嗅,平常好像没事人似的自己玩的嗨皮,被冷落到一边还不是吃醋。

她一手撑脸,伸出手摸了摸鹤丸顶着的一头杂毛,“哎——没关系的啦~我可是丸宠,经常去和老头子喝个茶谈谈人生,要不你去和清光唠唠嗑?”,鹤:(/-_-)打你哦。

“啊…话说,有点饿了”,早饭时棯淑不断给自己投食,鹤丸才感受到她的胃容积到底多大,平日里总喊着饿饿饿吃个不停,确实,一早其实就是被饿醒的。

棯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咪酱说不定在做午饭了,你可是鹤丸国永啊,这么丧可不是我喜欢的鹤,哎哎哎小俱利也在的话记得要和他搞好关系啊~,我还在捉迷藏逃逸中,走啦!”

看着用自己的身体玩得不亦乐乎和鹤丸,站在她的视角过这一天,也会获得一些收获吧。

“来吧!搞好关系啊!”
大俱利伽罗限定害怕x

“准备好接受双倍惊吓了吗!”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