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术-【平常心平常心

你好,这里樱术🌸(审id)
欢迎称呼各种可爱昵称(*ˊૢᵕˋૢ*)

刀剑乱舞国服备前审神者
鹤坑+鹤厨💓(真的是真的

*✲゚*❁9102第一吹我是有毛利的婶婶啦!第二吹初始刀清光光極!!❁*✲゚*

基本只吃乙女偶尔站站各种西皮

自认废话太多🌚但还是要写的
反正就是把脑洞写出来开心啦

遇见即是幸运🌻想要更加勇敢️🌟慢慢变得成熟吧

佛系养生生活中🍵
懒癌咸鱼精分吐槽属性🐟
对,离了颜文字不能活星人(›´ω`‹ )

“世界和平!”p

感谢喜欢我的每一位
请·多·指·教(ฅ❛ڡ❛)

【转载文请先敲我,并注明出处】

那以后,不再如前

-不动婶
-后期强势婶注意

审神者代号:水早
原名:早
家庭情况:孤儿,其余不明
就任原因:被从天而降的狐之助砸到,觉得当审神者是个让自己有安身之所的职业,随手就签了终身任期,当时才十四岁。
————————————————

“啊,会不会要迟了?”

少女歪头看向墙上的老式挂钟,光忠扳正少女的肩膀替她整理着装,“主上,过会记得一定要把早餐的牛奶喝掉”,付丧神特意强调了“一定”两个字。

“咪酱,你真的觉得我还能长高吗?”,从十四岁过后就没长过身高的少女用手在头顶比了比,“真的”,系好了领带的光忠拍了拍她的肩,“…不早了我先走了!”

“牛奶…”,没等反应过来少女就已经跑没影了,“哈哈哈~还是拿她没办法吧”,站在一旁目睹全过程的鹤丸笑起来,“真是…鹤先生也不能这么惯着主上啊”

“行光——我出门啦~”

不动行光坐在走廊边上喝着甜酒,看着少女打了招呼走出本丸大门后,站了起来,“该去做内番了…嗝,不然回来又要说教了吧…(笑)…”

“哦,早啊木静前辈!”
“早啊,小水早~”

水早,3221备前国三区第二批审神者,就任审神者已两年,签订终身任期,但还是期望哪天能像风一样去往远方。
木静,3105备前国三区第一批审神者,就任审神者已五年,嫁刀压切长谷部,两年前诞下一女,三区一批唯一留下的审神者,签订终身任期。

“早姐姐~”,木静怀里的小女孩向水早伸出小手,“吃糖…糖”,“谢谢沐沐,今天也超可爱哦~”,笑着摸了摸小女孩柔软的煤灰色头发,将糖果揣到兜里。

水早就任时,灵力测试平庸,是木静负责指导她,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审神者,两年的仰望,温柔而强大。

看水早今天好好的穿上了西式制服,“今天有什么正式场合要参加吗?”,以往除了超级正式的场合,她从来都是我行我素按自己的想法穿衣服。

“还不是今天三区第三批审神者来就任了,突然被通知要去选择带一个后辈,衣服是…为了留个好印象嘛~”,木静轻轻的笑了,手轻轻的抚在水早的头上

“我们小水早这下子也是优秀的前辈了呢~”,水早微微低下头,“嗯…我本来也不是小孩子…”,“快去吧,新人可是对这边的一切都很迷茫的”,“哦!”

“我一定,也会像前辈一样”。

在木静眼里,水早像一只自由的鸟,不希望她是被关在笼中,当初她选择带她是因为看她和自己一样签了终身期,不由得对这个,和自己一样,对现世没有留恋的女孩产生了关心。

木静或许觉得,安逸的生活让她忘记了什么。

“时政怎么这么急着招募新人……”

“啊,我来晚了?”,水早推开门,空旷的接待室里只有一只狐之助和一个女孩,狐之助似乎也对少女的迟到现象习以为常,什么也没说,直接进入正题。

狐之助示意了一下站在一边的女孩,“这就是您要带的新任审神者了,这是她的资料,这位在这批里灵力较弱,还劳您多费心了”,“哦…”,在说话的空了,水早一直盯着狐之助的尾巴。

狐之助自感不妙,水早初来时也是他接待的,少女对于它们这种新物种很是感兴趣,一会戳一戳一会捏一捏的,它现在还记忆犹新。

“没什么事在下先走了…”,“哎?!”,没等下手狐之助就连根毛都没留的跑了,“一点都不可爱,还是我们家狐之助…”,说着,水早翻开资料。

“3326号,荼…一?是这么读吧”,水早抬头看了看女孩,“嗯…是的”,发帘的阴影遮住了半边脸,有些怯生生的应了声,似乎是个很内向的孩子。

“嗯,你叫我水早就好了,反正我们差不了多大”,“可、可以吗?还是…水…水早前辈?”,女孩扯着自己的衣角,努力对上水早的视线。

“你喜欢怎么叫都可以,今后多多指教啦!”,水早向她伸出手,女孩也鼓起勇气伸出了手,“嗯…请、多多指教”,水早这才发现,这孩子的性格,倒是和五虎退很像。

因为灵力弱,召唤不出自己本丸的狐之助,所以新人程序全靠水早。

没想到的是,荼一在选初始刀的时候选了山姥切国广,其实她是不建议选这把刀的。

在他开始说仿品怎么怎么样的时候,水早发现女孩不太对劲,“对不起…我也很没用,但是被父亲送出本家就不能回去了…”,气氛一时凝结。

两个自卑体碰到一起怎么办?在线等,很急!

在水早调解好两边,都做过了充足的心理教育后,终于开始了首次出阵手入锻刀,一系列忙完后,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

“今天我管饭,去我本丸吧~”,水早拉起荼一的手,带着她的初始刀山姥切,初锻刀药研。

“嗝…你终于回来了啊”,其实不动早就守在门口等她回来了,却装出一副嫌她晚归的样子,两个酒瓶也倒在地上。

“一天只能喝两瓶,晚上可别偷喝啊~别.让.我.抓.到”,水早轻轻拍了拍他的头,拉过他的胳膊,转向荼一,“这是我的现近侍,不动行光,是我最喜爱的刀哦~”,“嗝…说什么呢”

“打扰了”,女孩礼貌的微微鞠躬,不动警惕的看了看她身后的两个付丧神,“安心,是后辈还有她的初始初锻刀啦”,水早突然凑近耳边,让不动的脸不由得又红了两度。

“水、水早前辈…就任,有多久了”,水早抬起头思索着,“这么一想,也是有两年的时间了…”,“‘四级’审神者…很优秀…”,女孩默默的低下头,资料上显示她的灵力测评是‘二级’。

“我来的时候和你一样啦~会慢慢变强的哦,我的话,也是因为有个很优秀的前辈带我啦,温柔而强大的人妻哦~”

“我好像听到了人妻!”

转弯处突然冒出来一振短刀,扑过来抱住了水早,令她差点没稳住身形,“这是?”,药研歪头看过去,“哦!别的本丸的药研尼好!”,包丁热情的打起招呼。

“嘿嘿~这是包丁藤四郎,啊,想起来了”,水早掏出兜里的糖果塞给包丁,“早上小沐沐给我的,别被一期发现啦”,“好的!”,拿了糖包丁就蹦蹦跳跳的走了。

“小沐沐是我说的前辈,也就是木静前辈和嫁刀压切长谷部的女儿,超可爱哦~有时间我带你去看……”

“不留下来吃晚饭吗?”,暮色将至,荼一决定回自己的本丸去了。

“嗯…不打扰了,今天…遇见的是前辈,很高兴…”,看荼一第一次笑了,水早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我也超高兴的!啊等等,本丸里什么都没有吧,这怎么行呢,正好最近丰收,等我给你装点……”

忙了一天,水早呈大字形扑倒在榻榻米上,“我今天,有好好做内番…嗝”,不动抱着手臂倚在一边,“你可不要再唠叨了…”,这样说着,飘忽不定的眼神中,明明像个请求表扬的孩子。

“嗯,要奖励吗?”,所谓的这个奖励,是只有短刀才会有的殊荣,不过,反正药研就不喜欢这样被当做小孩子对待。

水早微微贴近,在不动的额头上响亮的吧唧一口,看着不动透红的脸,也不知道是本来喝了酒的原因,还是。

——

带了后辈,自此,水早隔三差五的就往荼一本丸跑,被木静说是有了后辈忘了前辈,本丸里也有人不愿意了。

“才——没有啦!前辈~”,水早整个人贴在木静身上,就像个对姐姐撒娇的小孩子,“明明是为了去关心一下她本丸怎么样了啊”

“主,有任务文书”,压切长谷部走了过来,和往常一样带着那种吃小醋的眼神。

“嗯,那今天也去关心一下你的后辈吧~我就不留你了”,木静从水早的束缚中出来,偷偷的观察着他俩的神情。

“哇——前辈开始嫌弃我了!不过这些日子你也见不到我了我要出任务去了哼唧!”,说完,水早就‘梨花带雨’的跑走了,“这孩子,拿她没办法…”,接过文书的木静露出严肃的表情。

“小一~”,今天开门的依旧是山姥切国广,“啊、水早前…”,“哦!”,“啊!”,从门后蹦出来的鹤丸国永吓了水早一跳,明明被自家鹤丸吓到的次数也不少了。

“抱歉抱歉,吓到了吗?”,水早憋住气,这可是别人家的,不能……忍,“我觉得,我们可以手合场约一下”,面对lv1的鹤丸,水早信心满满的说道,“啊咧?这个小姑娘有点可怕呢…”

“你最近总是不在本丸里……”,水早正准备铺被褥就寝了,没想到不动来找她就为说这个?

“行光你…这是吃醋了哈哈哈~”,“才、才不是,我怎么会吃你那个后辈的…”,“哎~小一是女孩子哎”,“女孩子,又怎么了…万一你就喜欢女孩子…”

水早一边想着‘好可爱啊’一边捏着不动的脸,“我最喜欢行光这是全本丸都知道的事啊”,“你是认真的吗?”,付丧神明澈的眼睛盯着她。

从初来本丸,少女还是十四岁的时候,就口口声声的说喜欢“不动行光”,她口中的喜欢,到底又是什么?

“我最喜欢行光!最喜欢了——”,“喂,不要那么大声啊!”,付丧神极力转开通红的脸,少女还直接扑过来抱住了他,“行光会是我的嫁刀吧”,“嗯……以后的吧…”

‘等我变的更强的时候,来保护你吧’

“怎么了吗?”,似乎感觉到了情绪低落下来的少女,“啊…没什么,就是有点,不安”,水早低垂着眸子,将下巴担在不动的肩膀上,“只是有点…吧”。

——

“木静前辈出任务去了?什么时候啊”,水早抱着沐沐,看向木静本丸的宗三左文字,前些日子自己刚和几位同期带后辈远征了小半个月,一回来就往这钻。

“您上次来的那天收到的文书,是个探索待扩大场地的任务”,宗三不愧是本丸一大“人妻”,在一旁摇着铃铛哄的沐沐咯咯笑。

水早思索了片刻,“有了沐沐之后前辈就没接过任务了吧…”,总感觉,心里慌。

“主、主上!!”,“退?怎么了吗”,自家本丸的退带着大老虎慌慌张张的跑来,“木静大人…木静大人……被政府…带回来了……”

“哎?”

破旧的担架,上面躺着浑身是伤的木静,干涸的血液沾满全身。

最后的挣扎,死不瞑目。

水早极力忍住想要呕吐和晕眩的感觉,眼看着令人这震惊的场面,大脑,不,浑身都在不断颤抖,画面在扭曲,地面在歪斜,她发不出一个音节,像是被禁止了一样。

木静的嫁刀长谷部正跪在那,拉着她沾满血的手,水早的腿带着她走近了,看着木静那——依旧温柔的脸庞。

那温柔的人,却不在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了本丸,水早坐在廊下,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没有眼泪。

为什么呢?

“为什么还不会流泪呢?我害怕了,我恐惧了,为什么,还是不会哭呢?”

“为什么啊,明明之前还见到的好好的前辈,为什么就那个样子了”

不动心疼的看着水早,看着她现在的样子,哪还是那个她。

是啊,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呢……

水早沉默了许久,像是决定了什么,“我要去3105本丸”,“哎?现在已经是晚……等等”,不动清楚她的作为,决定了的事一定会做,“我和你一起去…”,至少,他想去和她共同面对。

“我要任务文书”,压切长谷部看起来十分疲惫,和原本光鲜亮丽的付丧神完全不是一个样,本丸里也死气沉沉的,沐沐那孩子或许什么都还不知道吧。

水早在这个时候的行为,或许有些无理取闹了,“都这样了你还不打算消停吗!”,“就是因为这样了,我才不能让前辈死的不明不白”,她推开挡在身前的不动,眼神坚定。

他妥协的交出了文书。

任务描述会经过一处未开扩地界,但在途中直接被溯行军攻击的可能性很小,凭木静‘五级’审神者的能力……遇见溯行军也不应该是造成那么多奇怪的伤,还有缝过的痕迹……

到底,发生了什么,想要弄清楚。
一定,有什么,是能够改变的。

木静尸体实行火化的那天,水早也一身正装,一丝不苟,将她的骨灰散在海里,“早姐姐,母亲去哪里了”,沐沐趴在她怀里,扯了扯她的衣服。

“她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等你长大了,她就回来了”

因为没有审神者会被其他方式处理,一个两岁的小孩子,沐沐,就这样背负了整个本丸。

“这个任务,我续接”,“什么?!”,压切长谷部震惊的看着水早,“你想去…”

【死】吗?

“这件事要跟时之政府追究,明明是普通任务怎么会发生这种,意外……我和任务下达上级谈过了,当然,不排除我也…的可能性,但是,他们绝对脱不了干系”

“所以,我想再请求一件事,如果我…的话,我的本丸你们大概也干涉不到,那3326的荼一那孩子……”

“你和自己本丸商量过了吗,他们会同意你去吗?”

“他们阻止不了我的,他们知道阻止不了我”

不动站在门边默默的看着整装待发的水早,他知道,他现在说什么也不能将她留下。

水早看不动穿着出阵服,记得今天并没有安排一队出阵。

“带我一起去”
是的,失去是那么可怕,他也不想再失去,至少,要在她身边。

“带我一起去,我在的话…”

——
就这样轻易一走,两年,毫无音讯。

3221审神者,被政府扣上了[失踪]的档案,三年,就会被认定[确认死亡]。

3221本丸,在召集三区第四批审神者时,被强制派入了新审神者。

新任审神者力量只有‘一级’,勉强维持付丧神们不变回本体,因为某种原因,并不能跟他们缔结根系关系。

3221本丸已有轻微暗堕倾向,被政府强行压制。

3221本丸,已被标注为[黑暗]本丸。

“你们还在想什么啊,那个人明明回不来了”

只有他们知道,她,还活着,在某地。

那就是,活下去的希望——

“您也认为,水早大人回不来了吗?”,山姥切国广将厚实的衣服披在荼一身上。

“不,只要没有见到…我就不会相信”

“前辈…快回来吧”
“我已经变的更优秀了”
“却还是…无能为力”
“还要,更努力吗……”

另一边,即使拖着重伤的身体也要继续战斗,滚烫的鲜红将白雪融化,即使化作碎片,也在相信,她会回来。

不动倚在冰冷的手入室里,他已经不会再利用酒精麻醉大脑了,修行回来后的他改变了。

“再坚持一下…不能就这么…”,手里握着破碎的御守,即使有着用不完的御守,也不是最初的那一个了。

“快回来吧…”
“我还在,等着你啊…”
“呐…救救大家啊”

——

‘我…还活着吗’
‘大家……还在等我…’

“等我回去…嗯”,少女从手术台上坐了起来,四面的玻璃墙映出她的模样——身上缠绕着无数绷带,火红的像要燃烧起来的双眸和长发。

少女走到墙边抚摸着自己镜像中的脸,苍白无血,身上错综复杂的伤疤,还有用针线缝起的巨大伤口。

“人类?”

——忽然亮起来的手术灯刺激着眼睛,奇怪的仪器,奇怪的人,大脑,被药物渐渐麻痹

痛い

红色,从身体里

前辈,也是被这样对待的吗?
或者,更多……
不行……活下去

他们,究竟为什么在研究
他们,想要什么结果

一次又一次的麻痹
大脑已经感受不到身体的疼痛了

我,必须回去
活着回去

杀了他们,我就可以回去了
殺す,全部——

没人知道,这里到底有过多少亡魂,身体中涌动的火焰,一次失控,残损的实验室,一切被重获新生的她,燃烧殆尽。

[改造]

顺手拿起一件还算完整的白色实验服,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废墟,“该回去了”。

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水早感受到了无数观察自己的眼神,“现在这个样子,很奇怪吗?”,不止是奇怪,应该是“怪物”吧。

“…水、水早前辈?”

水早停住脚步,向声源看去,愣了愣,“啊…小一,好久不见啊,虽然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不过你变化好大啊…”

荼一忽然扑过来抱紧她,“是真的…终于回来了,还活着…真是太好了…”,水早感受到她强烈颤抖着,滚滚热泪打湿了她单薄的衣裳。

对呢,为什么奇怪呢,现在,可是冬天呢,但是,感受不到冷。

“我去了很久了吗”,水早轻轻拍了拍怀里人的背,“已经两年了,那之后两年都没有前辈的消息,他们都说您死了…”

“啊,已经那么久了吗?感觉不到时间啊…”,水早淡然的说着,荼一抹了把眼泪,抓着她的手,继续抽泣着,“发生了什么?前辈身上…为什么,都是伤……”

水早将没有温度的手附在她的手背上,“好了好了,别哭了,我没事”,“荼一前辈,这位…”,和荼一站在一起的女孩探出头看着水早。

“这位是,我们第二批的前辈”,“水早前辈,这是我,所带的第四批的新人”,做好了介绍,那个女孩冒着星星眼崇拜的看着水早,“好厉害~‘六级’的前辈,超厉害的啊!”

‘六级?!’,在水早不经意间,特殊的能力已经给身为审神者的她增强了综合力量。

“你也成长为优秀的前辈了~”,水早笑着摸了摸土一的头,看着她‘四级’的标识,后辈已经像原来的自己一样了,而自己,也变的比前辈更优秀了。

“这么久了,我该回本丸看看了”,荼一皱着眉看着水早,“前辈…您不在的这段时间,时政下派了人员管理,貌似并不是什么正式审神者,灵力也不达标,经她不正当的管理方式,您的本丸已经被定义于……黑暗本丸”

“哦~我不在,发生了这种事吗?”,荼一是第一次见水早露出那种眼神,那种沉寂的地狱火一般的,“您,决定要回去吗”,“嗯,无论怎么样,那都是我的本丸,他们是我的刀,无论成了什么样子”。

站在门口,就能感受到本丸内散发出来的阴暗气息,水早轻松穿过了结界,推开了自己本丸的大门。

两脚刚踏进去,一把短刀便飞了过来,插在了身侧的门板上,“偏了…”,“把本体刀扔向敌方?这种方法我觉得不可取”,将短刀交还给那振小夜左文字,水早看他的眼神有些微妙。

她两步跨到摇铃下,扫了一眼上面的铃铛,似是轻叹了一声,伸手抓住摇绳,[铮——]

“我回来了~虽然变化有点大吧”

埋伏起来的短刀都冒了出来,一个一个拥过来,其他的付丧神也被久违的灵气吸引出来。

“等下,大将,先让我看一下身上的伤”,水早松松垮垮的穿着宽大的实验服,只是扣了中间的几颗扣子遮掩,药研看着她裸露在外的胳膊腿颈部胸前,眉头越皱越紧。

“啊,没事的,反正也不会疼了,要是害怕的话可以保持一点距离”,摸了一把自己火红的头发,水早不敢拿自己的眼睛直视他,“怎么会呢…”,药研手下攥起了拳头。

“嗯,现在,有其他事要做——”

了解了本丸的现状后,水早坐在主位上,轻轻叹了口气,刀剑几乎都有战损现象,而本丸内现在什么资源都没有。

“一期一振”,“是,主殿”,水早抬头看了他一眼,“带上几个还能活动的,出发”。

“打扰啦——”,水早推开重重的大门,领头走进了会议大厅,扫视了一遍在场的人,几乎都是陌生的面孔,正中央位置上穿军装的女子站了起来,“请问您是?”

“三区二批审神者,3221号——水早”

狐之助调出电脑屏幕,女子震惊的看向水早,“3321!?不是那个…”,“您终于回来了啊”,“啊~好久不见”,狐之助眨了眨眼,真是物是人非。

“也是没想到,我还能回来吧”,水早解开扣子将衣服褪到手臂,胡乱缠着绷带的身体,恐怖的伤疤遍布狰狞。

“我的本丸我的刀剑,联系着我,我的档案也合理存在,我为了任务生死不明,你们这边,竟然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惊喜”

没等对方再出口,水早继续说道,“啊~我想想,嗯,现在本丸的小夜左文字,这身后的一期一振和鹤丸国永,都不是我原来那振了,退碎了,包丁也丢失了,你说,我做错了什么吗?”

“很抱歉,我也是近日才调任到这里,现在本区内部因为一些腐败现象正在严查,替任您本丸的不明人员,以及3105那位大人的事也正想办法在调查……”

“你们就是这么办事的吗?”

水早笑了起来,笑的脸都扭曲了。

“要是找到他,一定要交给我哦~我要让他,对自己做过的事,负责,一命还一命都是便宜他了……知道了吗?”

用着送来的大把资源,本丸快速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水早走到廊下,停步望着庭院里她最熟悉的一块景象,脚步声越来越近,“欢迎回来”,这是他们对对方都要说的话。

他们之间保持着一定距离,少女似乎顾虑着什么。

不动主动走过来抱住了水早,“行光…”,“嗯,我不怕,因为是你”,她松了口气,还好,不会被讨厌。

“主殿”,一期一振站在了走廊拐角咳嗦了两声,“怎么了?”,“荼一大人来了”,“知道了”,不动松开搂着她的手,措不及防被踮起脚的她吻在额角,等反应过来少女已经笑嘻嘻的跑了。

“前辈,这是您本丸的后藤藤四郎和信浓藤四郎”,荼一展开布包,因之前出阵重伤,这两振刀被报假碎刀,本体被藏到荼一本丸保护。

“谢谢”,荼一摇了摇头,“帮助前辈是我应该的”,水早将手按在两振短刀上,随着灵力,付丧神显现出来。

“大将——”,信浓扑到水早怀里呜咽着,“嗯,大将回来了…太好了…”,后藤也坐在那抹眼泪,“想哭就哭嘛~”,水早摸摸他的头。

“我…才没有哭…嗯…”,明明忍不住了却还要小别扭,“过来抱抱”,说着后藤也窝到她的颈窝搂着她的脖子,“我一直相信…你会回来”,“嗯~嗯~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主殿”,一期一振正坐下来将本体放于前,“我不是您原有的一期一振,但是既然来到这里,我也想尽自己的能力去保护您和弟弟们”。

“嗯~既然来了就是一家人了,那,门口的那位什么意思呢?”,倚在门外的鹤丸拿着本体刀走进来,挨做在一期旁边,“那,多多指教喽~准备接受充满惊吓的生活吧”。

签订完一期和鹤丸的正式联系,这两振刀才真正成为了水早的刀。

走在走廊上,小夜看到水早就无声的绕开了,“完了,不会被讨厌了吧…”,“谁知道呢”,宗三随后走了过来。

“哎~原来花了好多功夫好不容易和小夜搞好关系的”,水早稍微失落的垂下眸,“继续加油吧,您的话应该可以吧”,宗三塞给水早一个柿子。

那就再试试。

“小夜酱~吃柿子吗?”,说实话,不动说她像诱拐儿童的,小夜远远的隔着一条走廊看着她,“哎~我那么可怕的吗?嘛,算了…”,把柿子放在了走廊上。

“稍微有点难过呢,但是哭不出来”,清风撩起长发,“行光修行回来确实不一样了呢,感觉,成熟了?”,不动转头看向她,“你喜欢,哪样的”

“哎?我哪样的行光都喜欢啊~我最喜欢行光了嘛~”,他低垂着睫毛,“为了你,要去面对…”,“不止是为了我哦!”,水早双手放在他的脸颊两侧,让她直视自己。

“是为了行光自己”

“有件事”,“什么?”,看着付丧神红润的脸,可他现在已经不喝酒了,“能、能不能,再给我一个御守,我想要,你给我的,特别的…”,“没问题啊,不过…”

“那之后的话,能够更大胆的表达出来吗?”

3105本丸——

“您终于回来了吗?”,宗三拉开门请她进来,近来3221本丸的事轰动不小。

“沐沐~还认得我吗?”,“唔…”,随着水早摸头的动作,幼时记忆还清楚的保留着,“早姐姐!”,女孩依旧稚气的脸,她现在,也只不过是个四岁的孩子。

“嗯~这段时间有乖乖的听话吗?”,“有哦~父亲每天都表扬沐沐”,水早抱起沐沐,看着出现的压切长谷部,“或许我能回来,真的很不容易吧”。

“和我同为二批的审神者应该都不在任了吧,不是卸任就是清除掉,想这样把这件事盖过去吗?可惜,我是个特例”

“啊,这件事我倒不是很介意,但是木静前辈是因为接了任务才…按律,责任怎么算呢?”

“我会揭穿,私自做人体实验的事”

“你还好吗?”,长谷部看着水早露出来的部位的伤,回来之后她就不喜欢好好穿衣服了,套着松垮的白色里衣和暗色羽织。

“嗯?我很好”,“我看不出来…”,“我很好…本丸的生活也算回归正题了,就是,少了退和包丁”,指尖扣着桌子,看向天空。

“有下落吗?”,“一期说包丁是丢在外面战场上了,那时他们没法去找”,“还确认存活吧”,“嗯,就算被别的本丸捡去了也没法正式成为那个本丸的刀”,手中无形的线牵引着他。

“其实,我已经知道包丁在哪了,就是”
“看他愿不愿意回来”

漫步在街道上,依旧能感受到无数视线,毕竟现在可是都出名到隔壁二区去了。

“前辈——”,一个女孩风一样的跑到水早面前,“嗯…你是?在小一身边的”,“是!前辈,我是四批3417!可以叫我小七”,“啊,你好~”

“这个,送给前辈”,被塞进手里的小包装的精致甜点,“甜食?其实我不太喜欢…”,“哎~听荼一前辈说水早前辈喜欢的啊?”,女孩惊讶的眨眨眼。

“不,以前沐沐塞给我的和小一送我的甜食我都是给包丁…啊~包丁啊”,“哇——对不起前辈!是我不该提…”,女孩深深鞠了一躬,不停道歉。

“没关系~我会把他找回来的”,水早笑着摸了摸比自己还矮上一块的女孩的头,“这个,拿给其他人也可以吧…”

回到本丸,开门的竟然是小夜,“啊…小夜!”,拉住马上要转头跑的他,“甜点,不讨厌的话拿去吧~给兄长也可以的”

小夜看着她的眼睛,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拿了点心就跑,“啊——有点困难,比之前的小夜还要难搞关系”。

下午,看着太阳有渐渐悬在45℃角的地方了,水早拍拍衣服找到大广间和短刀们在一起的一期,“一期,现在有空吧”,“是的主殿”。

水早朝他丢过一枚铃铛,“现在,和我去二区”,“是找到包丁了吗?”,一期显然是有些兴奋的。

“我要赌一把,看今晚上会不会多一双筷子,那样就办场宴席,好不好?”,“好!”,短刀中兴致最高的还属爱染吧。

二区某本丸——

“啊,突然拜访没带什么礼物,空手而来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呢”,水早在话语间默默观察着面前这个少年审神者,言谈举止,看起来,是个温柔的孩子呢。

“您不用那么客气,没想到会来在下本丸拜访”,少年添茶递水,丝毫不怠慢,就连旁边的一期也是连连道谢,水早怕是这辈子都没这么客套过了。

话锋一转,水早放下手中的茶杯,“那客套话就不说了,我来的主要目的还是一个”,抬眸,“包丁藤四郎,没错的话,应该是被贵本丸暂时收留了吧”

水早在语气上刻意加深了‘暂时’两字,“是,在下也听转交消息的狐之助说了,是前辈您的刀,自然也是该还于您…”

“不不不,我不是要强迫带他走”,水早打断要招呼近侍的少年,“而是看他愿不愿意与我回去”,她抿唇笑着,因为她知道,现在在隔壁躲着的。

“我来也坐了有一会了吧,我与他有着灵力契约的联系,自然是能感知到的,但是他一直没有出来见我,可想而知是,不想见我?”

“不会这样吧…”,少年也是皱了皱眉,水早想,果然还是太过单纯了,年轻啊。

“也是,我这一消失就是两年,他们在本丸遭受了什么我也知道,怪我,也是没办法的吧”,水早叹了口气,起身走到走廊上望着天空,“也差不多该走了”

“要走了吗…”,少年也赶忙起身走过来,但接下来的事情让他愣住了,“一期,铃铛”。

一期犹豫着将包丁的铃铛递给水早,难不成今天就要把弟弟拱手让人?这个刚接受不久的主殿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也不是很明白。

她赌的,是与包丁原本的感情,如果感情深厚到可以不在意后来的事,那么他就会跟她走,反之……

“喏,如果他呆在这个本丸能更幸福的话,如果他更喜欢你做他主公的话,我放弃”,水早将挂在指尖的铃铛递向少年,在场的付丧神们更是好奇,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咚!”,隔壁传来了声响,接着门就被拉开了,“…主公!!!”,包丁挂着一脸鼻涕眼泪就往水早身上扑,“哇~不要抹到我身上啦”,“我好想你啊——”

水早摸着包丁的头,安慰的话没有太多,总之就是,她赌赢了。

“宴会——!”

“嗯,甚好甚好~”,水早趁宴会乱作一团的时候爬到了屋顶上,看着院中的大家,一壶小酒,喝的微醺。

“找到了,你怎么呆在这…喝酒?”,不动看着醉醺醺的水早,果然喝了不少酒,“没什么,大家开心嘛~”,酒气扑面而来,不动想原来自己之前就是这个样子吗?

“别喝了…你才多大…”,不动让她倚在自己身上,将酒拿了去,“喝吗?我不是小孩子啦~”,“…不喝了,你也不许喝”,她打了个酒嗝,看着星空,无意识的去数星星。

“我宁愿他们当初背我而去,也不愿他们成为一堆尘埃”

她指的是那些碎掉的刀。

五虎退,他是她的初锻刀,是本丸内第一把极化短刀,是从小老虎变成大老虎,一点一滴看过来的孩子。

一期一振,他是整个粟田口短刀的兄长,责任大于天,她说如果要有兄弟的话,首先就要一个一期尼。

鹤丸国永,他是本丸里最能和她一起搞事,还各种惯着她闹自己的。

小夜左文字,他是她想办法亲近,终于能像其他短刀一样喜欢她,话少却用行动表示。

“如果能重来一次”

“没有如果,已经发生了的事,无法改变的事,就让他慢慢被时间抹平,这不是你说的吗”

“是啊~”

院里热闹的气氛丝毫没有减弱的势头,听到低微的鼾声,不动看着已经睡着的水早,因为酒的作用红润的脸颊,毫无防备的睡姿。

“真好啊,至少有被你爱着”

————————————————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