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术-【平常心平常心

你好,这里樱术🌸(审id)
欢迎称呼各种可爱昵称(*ˊૢᵕˋૢ*)

刀剑乱舞国服备前审神者
鹤坑+鹤厨💓(真的是真的

*✲゚*❁9102第一吹我是有毛利的婶婶啦!第二吹初始刀清光光極!!❁*✲゚*

基本只吃乙女偶尔站站各种西皮

自认废话太多🌚但还是要写的
反正就是把脑洞写出来开心啦

遇见即是幸运🌻想要更加勇敢️🌟慢慢变得成熟吧

佛系养生生活中🍵
懒癌咸鱼精分吐槽属性🐟
对,离了颜文字不能活星人(›´ω`‹ )

“世界和平!”p

感谢喜欢我的每一位
请·多·指·教(ฅ❛ڡ❛)

【转载文请先敲我,并注明出处】

欢迎来到奇怪主义本丸——Ⅴ

-女婶 微?清婶
其余全员亲情向:D

-暗堕刀注意(也不重要啦:D

——————————————————

距压切长谷部接替近侍位已有一周,加州清光每天都处在一种自我矛盾中。

“你在这…”,“嘘”,难书挑眉看了看不远处交代工作的长谷部和罄竹,再看看眼前这个偷看被发现把自己一把拽到草垛后面的付丧神,马上就换上了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

“换近侍了”,一句话戳中心事,清光白了她一眼转身叹了口气,“好好说话叹什么气啊”,难书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想这事不能这么简单,“不会是你自己提出的吧”。

看他默不作声,难书作一脸惊奇的样子说道,“啊,说中了”,“我不知道我该怎么面对主上,作为加州清光,还是一个空缺的寄予…”,付丧神垂着眸子,思绪都写在脸上。

“为什么要去在意过去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没有意义?”,那些所经历过的事,怎能说没有意义,“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难书站起来将手里一直拎着的羊羹塞给了清光。

“她所想要的,是什么”

【‘清光…你别走,求你…’】

不要像那个加州清光一样。

罄竹坐在走廊边,阳光刚好照到脚尖以外的范围,她悠闲的晃起了腿,这里很安静,和以前的安静不一样,不是精神紧绷担心每一秒的安静,是无比安心的,可以毫无防备的安静。

午后的风有一种催人入睡的魔力,眼前的景像越来越模糊了,罄竹努力撑着眼皮挪到了屋里,隐约中听到了谁在往这走的声音,渐行渐近,她窝成一团躺在了榻榻米上。

付丧神止步于此,或是本就打算来这里,他犹豫了几秒,走进屋从柜子里拿了毛毯,俯下身轻轻的盖在她身上,抚开了将少女的脸遮起来的头发,握了握她粉嫩的指尖。

“我真的…能够做那个唯一吗”

“——”,前院好像传来了些声音,算着长谷部也是该带队归来了,不想和现近侍相互‘调侃’的清光起身准备离去,却在他起身的瞬间就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清光…”

少女利落起身扑过来把付丧神按倒在身下,这一系列动作后清光还有些不敢相信,垂直的对视,眼眸里翻腾着的都是什么。

在睡梦与现实的边缘,她又一次感受到了被抛弃的悲哀,在绝望色彩的业火中。

【‘求你不要走…别离开我……’】

【‘清光!……加州清光…’】

她放松了按着他肩膀的手,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感受那和人类一样跳动的器官,虽然不太明白现在的处境,让付丧神有些慌乱,但是,也有点微妙的开心。

在走神的空了,罄竹的手指顺着衣襟划过那被围巾遮住的地方,她抬起脸,露出了从未有过的表情,双手缓缓的扣上了付丧神的脖颈。

虽被瘦弱的手臂禁锢,但其实只要他想,无论如何都能脱出。

[加州清光]是她命里的一个咒,她想结束,结束这场永无止境的梦魇,无论是‘他’还是他。

“果然,你和他,都不应该出现”

清光将手伸向罄竹的面庞,微笑着擦去了不知何时流出来的泪,“没关系”,罄竹愣了一下,生理性的液体不断从眼睛里流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你也要讨厌我了吗…你也要离开我了吗…你也”

她的一字一句都在提醒着‘他’的存在。

“对不起…对不起…”,她的泪水浸湿了他胸前的布料形成了深色的一块对比,付丧神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臂将少女抱住,“我啊……想要变成你心里唯一的那个加州清光呢”。

“就算现在不是,我也绝不会放弃的”
就算掩盖掉‘他’存在过的事实。

总算是安稳了下来,清光摸了摸罄竹的发顶,“主上想吃羊羹吗?早上难书大人来过了”,“嗯吃…难书来过?”,少女抽噎着抹着眼泪,果然还是先被吃的吸引了吧。

“应该是专门来送羊羹的吧,我去拿来,回来的时候希望看到主上的笑脸”,付丧神戳了下她肉肉的脸蛋轻松的走出了房间,留在屋里的人望着外面,后知后觉的摸了摸自己缠着绷带的脖颈。

“唯一的……加.州.清.光” 

付丧神轻快的加快步伐,刚转过走廊就被伸出的手臂拦住了,是早已在此等候的长谷部,短暂的对视中似是有丝丝敌意,清光先行闪开往反向走去。

压切长谷部:“这次出阵任务报告完毕后,我就和主上提出让你回归近侍位”

加州清光:“……?”

压切长谷部:“你和主上之间……(叹气)别愧对了主上对你的厚爱”

加州清光:“……啊,那是当然”

压切长谷部:“就算不是近侍,我也会让主上看到我的实力(傲娇)”

入秋了,本丸里的枫树飘下来的叶子成了一道绝佳的景观,那树下自然少不了那些在底下赏枫饮酒的付丧神。

当然,这是不存在于只有樱花树的罄竹的本丸的。

“哎!小姑娘”,老顽童一样的付丧神总是乐此不疲,像总是让人不省心的哥哥,明知道吓不到她,还竟带些逗人的面具,分明就是想哄她笑,就算总是这样,她也不会厌烦。

“怎么了,鹤”,他弯腰摸了摸她的头,“去远征的地方这个时期刚好是赏枫的好时节,要不要去?”,“要~”,说到出门,罄竹的表情立马就认真了起来,眼睛好像都明亮了不少。

“带主上去战场?那里随时都会有各种危险发生危机重重机关算尽怎么能带主上涉险blablabla…”

还没等清光开口长谷部就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他当然也是表示否决了,自罄竹接任过来,她还从未跟随部队出过阵,连演练场都没有去过,哪能让鹤丸带着她乱跑。

某鹤咳嗦了两声拍了拍桌子,“都说了是远征啦远征,你们还信不过三队队长我吗?”,然而鹤丸只在一队长和二队长脸上看到了满满的不信。

“好歹是共患难的同僚你们多相信相信我啊,呐,就算不信我,也该信我们三队其他队员吧,怎么也会把小姑娘保护的好好的…”

“而且,应该让小姑娘她啊,多出去看看吧”

在鹤丸国永的‘苦口婆心’下,三队终于领着罄竹出发了,走前清光还是嘱咐了队里最为靠谱的堀川,这下他不仅要做兼先生的助手时刻照看一个小女孩还要共同完成远征任务,身兼数职。

“哦!就是那边了”

任务完成后,鹤丸带队走过了一段偏僻小径,可能他早就打算好要来了,将手遮在眉骨上视线略过河坝,山下大片的枫树林形成了橙色的海洋,在傍晚阳光的斜射下像仙境一般梦幻。

“好…漂亮”,罄竹上身越过了横栏的阻碍,尽享眼下的景色,“果然不虚此行吧”,付丧神将太刀扛在肩上,沿着围栏走着,一边还踢着一颗小石子,其他人也散开在各个角度观景。

和泉守叉着腰长叹一声,“这时候突然就想作俳句了呢,咳!”,罄竹见怪不怪的笑了笑,因为他下一秒就会被二代目‘风雅教育’,“兼定家怎会出了你呢,真是…”

“啊哈哈~兼桑啊……主上要注意安全啊,最好还是快下来吧…”,堀川两边都顾不过来无奈的笑道,也无暇去在意情况外的事了。

“?”,一架纸飞机不知道从何出飞了过来,在罄竹面前转了一圈垂直掉进了河里,很快就不见了踪影,黑衣付丧神的链子叮铃作响,来到了少女身旁,“鹤…你”,‘你是…!’

她回过头,看到的不是‘鹤’,是——‘鹤丸国永’。

“鹤!”,少女的瞳孔突然收缩,被掩盖到深处的回忆一下子涌出,“放开她”,付丧神将本体拿于手中一步步走过来,忽然阴郁的脸庞显得十分陌生,看着和自己一样,一身黑羽的鹤。

“放开主上!”,堀川压低身体,这时候要抓住机动优势的机会,可对方完全没有在意周围随时会拔刀出鞘的其他人,只是瞥了眼和自己对立面的鹤丸,紧了紧捏着罄竹后领的手。

鹤丸国永:“啊~以你作乐的日子也挺回味的,他,会比我更喜欢(作弄)你吗?”
鹤:“虽说人生需要一些惊吓,但是啊,如果太过分了,是会遭天谴的”

“哼,那天压切说了我还不信,没想到真有人会喜欢你这种傻姑娘,好,我退一步”,‘鹤丸国永’松开了手,又瞬时在少女背后推了一把,失重的恐惧迅速的袭卷整个大脑。

“嗡——”

“主上…主……”

“主上!主上!兼桑,主上醒过来了!”,堀川首先出现在了罄竹的眼中,在看到她醒过来后紧皱的眉目终于舒展开来,这才看清了那一双装满了汪洋大海的眸子。

在场的付丧神们无疑都松了口气,“醒了?啊真是太~好了”,这是来自头顶的声音,少女抬了抬头才发现,自己是被和泉守用羽织包在怀里的,而堀川全身上下都在滴水。

“……呜…呜哇”

鼻腔和喉咙没有舒缓过来的不适感连带着情绪一起发泄了出来,不只是对于‘鹤丸国永’的怨恨,不只是对于过去种种,还有自己终于感受到了性命危及的时候,会有人在乎自己死活。

在经历过绝望后,她本已不会想再陷入沼泽时会有人拉自己一把。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却把希望寄予了他们。

“鹤…”,看着扛着刀从林子里走出来的鹤丸,看样子是进行了一场战斗,“不是说过,想把欺负你那家伙的头割下来吗,我替你做到了,只不过现在变成一堆碎片在那了…”

付丧神蹲下来看着狼狈不堪的少女,想伸手去摸摸她的头,看了看手心还是放下了,“跟他们说了绝对会保护好你的,结果……回去之后可能要有点麻烦了(笑)”,沉默了一会,罄竹说道

“…撒谎吧,一起”

远征队回到本丸已是深夜了,和泉守背着罄竹送到了房间,进了屋就说堀川交待的让她泡泡澡,也是,第一次走这么多路,玩累了也正常,清光边打着哈欠根本没有往深了想。

实际上这时鹤丸已经偷偷溜到了手入室,和泉守打掩护堀川也提前溜了,衣服会被歌仙包去洗,一切都是看起来那么正常。

“这次的远征报告…”,隔日,鹤丸作为队长递交报告,“嗯…放在那里好了,等清光在的时间…”,“主上”,罄竹愣了一下,收回指向桌角的手咬了咬笔的上端。

罄竹:“…怎么了吗,鹤…你没这么叫过我”

鹤丸国永:“您作为审神者,作为主君,究竟是怎样想的呢”

罄竹:“…什么?我不懂……”

鹤丸国永:“本身提出以及非要带您去的就是我,没做到言说的保护您的…”

罄竹:“可,并不是…鹤和大家的错”

鹤丸国永:“……”

罄竹:“他会出现在那里也是意外吧,大家…大家都很好,鹤也是为我着想不是吗?枫叶,真的好漂亮…”

“…哦!哈哈哈~吓到了吧刚才绝对吓到了”,“……”,鹤丸一改刚才严肃的神情,从正坐歪到一边去随意的哈哈大笑,见少女开始有点要鼓起脸蛋撅嘴的样子急忙开始道歉。

“啊,这个给你”,付丧神变戏法一样不知从哪捏出来一片枫叶,是昨日留在兜帽里的,罄竹双手捧过那片小小的叶子,对着光影看来看去,最后把它夹在了一本厚厚的笔记中,标上了日期。

[今天,和大家,很开心……~]

‘他,会比我更喜欢你吗?’

付丧神撑着脸看着微微抿嘴的少女,获得人身这么久了,从没想到会对一个小姑娘有这种感情,不只是将她看作一个未成熟的主君守护,还因为是她才…

鹤丸将手臂折叠压在桌子上,“呐,小姑娘,叫我声‘欧尼酱~’听听”,罄竹不知所云的眨眨眼,“欧尼酱?”,“哗——”,说着门就突然被拉开了门。

长谷部刚刚出阵归来‘提着刀’脸上还沾着血,微笑着,“鹤丸国永”,鹤丸突然瞪大了眼,“长谷部!”,“我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

少女一听,视线从长谷部那转看向鹤丸,“鹤,你又做什么了?”,“又?…emmm我…把…药研的药倒在了…三日月的茶里,而已嘛”,付丧神眼神乱飘的挠着脸。

“主上,三日月已经在手入室里了”,“哎?那么严重吗?”,罄竹站起身走向出来,“不,大概只是安眠效果的药而已”,长谷部叹了口气,“我们想说的是另一件事”。

“主上”,清光抱着胳膊出现在门口,堀川站在他身后双手合十着弯过腰,“抱歉啊主上…兼桑不小心说漏嘴了”,“别、别怪他们,算我是主谋…不行吗?”,罄竹低垂着眸子。

“您真是…”,长谷部扶着额头倚在门边(操心的娃啊),“可这件事真的太危险了,如果…”,清光走过来轻轻捏了捏罄竹的耳朵,堀川走过来摸了摸她的头把她藏到自己身后。

堀川国广:“别怪主上,要说那就是我的问题,当时我要是守在主上身边…”

罄竹:“我没有怪任何人,所以…不需要自责,大家是一家人啊…”

加州清光:“(叹气)算了,下次,下次如果再出去,一定要好好待在别人身边”

压切长谷部:“还敢有下次?”

鹤丸国永:“下次,我保证下次一定好好护好小姑娘,不然我就x马粪!”

“???”

——————————————————

话说,那个鹤丸国永最后是故意来寻罄竹的,他是有点悔改的,对于之前做过的事
他可能是觉得这世间没有什么能让心活过来的东西了吧
而她却是这世界不一样的存在
可能他是真的有点‘喜欢’罄竹的。

评论

热度(8)